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于洋:貸款損失準備差異化監管對股份制商業銀行影響的思考|恒銀論壇

恒銀研究 2021-09-21 07:58:41


作者于洋供職于恒豐銀行資產監控部。


導讀

2018年初,銀監會發布7號文,決定對各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實施差異化監管。本文基于各股份制商業銀行2017年度報告數據,對受監管新規影響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的三個因素,從單一適用原則和孰高孰低原則兩個方面進行分析,重點研究了新規實施后各股份制商業銀行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額的變化情況,并探討可能的應對措施。


2018年2月28日,銀監會發送各銀監局《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銀監發〔2018〕7號,下簡稱《通知》),決定實行商業銀行差異化貸款損失準備最低監管要求,撥備覆蓋率[1]由150%調整為120%~150%,貸款撥備率[2]由2.5%調整為1.5%~2.5%。根據《通知》要求,各級監管部門可在調整區間范圍內,按照同質同類、一行一策原則,明確單家銀行的貸款損失準備最低監管要求。確定單家銀行具體監管要求時主要考慮三方面因素影響:一是貸款分類準確性,即逾期9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貸款的比例;二是處置不良貸款的主動性,即積極主動利用貸款損失準備處置不良貸款;三是資本充足率[3]。

?

由于監管并未明確三個因素是采用單一適用原則還是孰高孰低原則,因此本文將從上述兩個角度分別展開論述。

?

一、單一適用原則下監管新規三個因素影響分析

?

假設三個因素獨立作用。

?

(一)貸款分類準確性影響因素分析

?

按照逾期9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貸款的比例,確定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最低監管要求?!锻ㄖ方忉專骸皩︼L險分類結果準確性高的銀行,可適度下調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p>


表1:貸款分類準確性指標監管標準

?

根據上述指標要求,做情景分析如下:

?

情景1:根據各股份制商業銀行2017年分類準確性適用的監管新規檔位分布,測算在當前貸款撥備率和撥備覆蓋率水平下,是否滿足新規檔位最低貸款損失準備要求。具體如下表:?

?

表2:各行分類準確性指標適用監管新規情況


根據各行2017年數據計算,招商、中信、浦發、興業、光大和浙商銀行貸款分類準確性很高,均適用監管新規第一檔位標準要求;平安和民生銀行次之,適用監管新規第三檔位標準要求;最后是華夏、廣發和渤海銀行,適用監管新規第四檔位標準要求。

?

情景2:將適用監管新規后位列第三和第四檔位銀行適用監管標準提升一個檔位。

?

假設:各行貸款損失準備不變。


表3:機構分類政策指標監管標準調整后情況


從表中可以看出,由于適用監管新規標準檔位調整,平安、華夏和廣發銀行無法維持當前貸款損失準備水平,因而進一步測算,各行在調整前后貸款損失準備應計提額的變化情況,具體如下表:


表4:指標調整前后各行貸款損失準備應計提額變化情況


從表中可以看出,采用新的監管標準檔位要求后,招商、中信、浦發、興業、光大、浙商、渤海銀行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較原標準下降;而民生、平安、華夏和廣發銀行貸款損失準備應計提額增加,增加額分別占各行當年凈利潤的0.12%、9.98%、47.26%和87.64%。因而,該調整對招商、中信、浦發、興業、光大、浙商、渤海、民生銀行經營并無影響,平安銀行可考慮調整,華夏和廣發銀行建議維持現狀。

?

因此,結合公開數據,建議除華夏和廣發銀行外其他銀行可通過加強逾期貸款不良分類真實性管理,以降低貸款損失準備最低監管要求。


(二)處置不良貸款主動性影響因素分析

?

按照處置的不良貸款占新形成不良貸款的比例,確定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最低監管要求?!锻ㄖ方忉專骸皩Ψe極主動利用貸款損失準備處置不良貸款的銀行,可適度下調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p>

?

表5:處置不良貸款主動性指標監管標準

?

根據上述指標要求,做情景分析如下:

?

情景1:根據各股份制商業銀行2017年核銷的不良貸款額占新形成不良貸款額的比例[6],推算各行適用的監管新規檔位標準分布情況,具體如下表:

?

表6:各行處置貸款主動性指標適用監管新規情況


情景2:各行適用監管新規標準提升一個檔位。

?

(1)加強核銷后沖減貸款損失準備變化情況如下表

?

表7:適用監管新規指標調整前后沖減貸款損失準備變化情況


(2)適用監管新規標準前后,結合應沖減的貸款減值額,各行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變化情況如下:


表8:指標調整前后各行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變化情況


從表中可以看出,提升該指標適用的監管新規標準后,各行需沖減的貸款損失準備存在不同程度的增加,但同時由于適用應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監管最低要求降低,各行最終貸款損失準備變化呈現出較大差異。其中,民生、浦發、興業、光大、廣發和渤海銀行貸款損失準備存在不同程度上升,其中浦發銀行,上升500多億;招商、中信、平安、華夏、浙商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存在不同程度下降。因而,該指標調整對招商、民生、中信、平安、華夏、浙商銀行經營并無影響,渤海銀行可考慮調整,浦發、興業、光大和廣發銀行建議維持現狀。

?

因此,結合公開數據,建議招商、民生、中信、平安、華夏和浙商銀行通過提高新增不良貸款核銷比例的方式,降低貸款損失準備最低監管要求。

?

(三)資本充足性影響因素分析

?

按照不同類別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情況,確定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最低監管要求?!锻ㄖ方忉專焊鶕渭毅y行資本充足率情況,對資本充足率高的銀行,可適度下調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


表9:資本充足率指標監管標準


根據上述指標要求,對各行采用監管新規前后帶來的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變化情況,做情景分析如下:

?

表10:適用監管新規指標前后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變化情況


從表中可以看出,適用資本充足率指標調整貸款損失準備時,各行2017年末的資本充足率已經可以不同程度的提升適用的監管新規標準檔位。適用新標準檔位后,各行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存在不同程度的減少,尤其是招商、民生、中信、浦發、興業、光大等資本規模較大[8]的股份制商業銀行減少額更是接近或超過100億元。

?

因此,通過提高資本充足率指標,降低貸款損失最低監管要求的方式,對各行都具有可行性。

?

二、孰高或孰低原則下監管新規影響因素分析

?

根據上述指標分析及調整建議,將三個指標綜合考慮,從孰高及孰低兩個維度,分析對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的影響。具體見下表:


表11:孰高/孰低原則下各行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情況


從上表可以看出,貸款損失準備差異化政策采用孰高原則,則對所分析銀行整體呈現出應計提貸款損失準備下降趨勢,資本規模較大股份制商業銀行受益更多;如果采用孰低原則,華夏銀行應提高分類真實性,浦發、興業、光大、渤海銀行應加大核銷力度,廣發銀行應同時提高分類真實性及新增不良貸款核銷比例,其他行在現有資產質量情況下可以適用更低的監管要求,帶來不同程度的貸款損失準備應計提額下降幅度。

?

三、結論及建議

?

從整體看,此次貸款損失準備差異化政策實施,對股份制商業銀行整體利好。一是對風險分類真實、資本雄厚的資本規模較大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從中受益較多。二是提示資本規模較小[9]的股份制商業銀行關注自身資產質量及資本金情況。一方面提高貸款分類準確性,通過市場化手段加大不良貸款清收處置力度,降低資本壓力;另一方面,調整業務結構,減少風險資產占用及大額不良風險資產暴露,增加稅后凈利潤,爭取股東理解,提高資本金余額,切實提升自身抵御風險能力。



[1]撥備覆蓋率=貸款損失準備/不良貸款×100%

[2]貸款撥備率=貸款損失準備/各項貸款余額×100%

[3]資本充足率指商業銀行持有的符合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規定的資本與風險加權資產之間的比率。

[4]假設各行所有不良貸款均為逾期90天以上業務。

[5]該比例以監管標準每一檔位下限為例進行計算。

[6]根據審慎原則,假設所有重組貸款和處置或轉讓貸款均為本年新增不良貸款。計算公式=較去年增加不良額+處置/轉讓額+重組額+核銷額。

[7]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指商業銀行持有的符合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規定的核心一級資本與風險加權資產之間的比率。

[8]指資本凈額在3000億以上股份制商業銀行。

[9]指資本凈額在3000億以下股份制商業銀行。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