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行業研究丨同業業務發展對我國商業銀行信用風險的影響

大公 2021-09-01 07:43:06

一、同業業務發展現狀分析

商業銀行同業業務,是指其與其他金融機構開展的、以同業資金融通為核心的各項業務。商業銀行同業業務最初僅限于銀行之間的短期拆借,用以解決短期流動性問題,這是同業業務發展的初衷。2010 年以來,隨著宏觀政策轉變,監管機構對傳統信貸業務采取信貸額度管理、加強資本金及存貸比管控等信貸風險控制手段,加之宏觀經濟下行傳統信貸業務資產質量持續下降,傳統信貸業務發展受到嚴格限制,進而為同業業務的快速發展提供了空間。同業業務逐漸由調劑頭寸、解決短期臨時流動性問題的結算工具轉變為資產負債管理工具。目前,同業業務更多是商業銀行通過某種金融機構設置的特定的交易結構,達到間接向客戶融資以及資產出表為目的的業務。同業業務包括同業拆借、同業存放、買入返售(賣出回購)等同業融資業務和應收款項類投資等同業投資業務。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貨幣統計數據顯示,2010~2016年末,銀行業金融機構同業資產(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與對其他金融機構債權之和)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4.75%,遠高于同期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16.22%的復合增長率;同業負債(對其他存款性公司負債與對其他金融機構負債之和)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0.23%,遠高于同期總負債15.94%的復合增長率。


二、同業業務發展特征

同業業務逐漸由調劑頭寸、解決短期臨時流動性問題的結算工具轉變為資產負債管理工具,在快速發展過程中,呈現以下特征:


(一)同業業務具有監管套利特征,對政策變化較為敏感。同業業務的不斷演變實質是伴隨監管政策的變化而變化,具有監管套利特征。目前,同業部門已經從流動性補充部門演變為商業銀行重要的利潤中心,利息收入和中間業務收入同步增長且規模逐年上升,從而,所從事的業務已由拆借、存放和票據等傳統業務發展到買入返售、信托受益權等類貸款融資業務,業務品種的快速發展顯示出同業業務始終處在目前創新的前沿,一定程度上領先于監管并呈現監管套利特征,形成監管套利、監管規范到再套利再規范的循環中。2017年4月10日,銀監會發布了《關于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對快速膨脹的同業業務從去鏈條、去杠桿等方面強化監管,預計同業業務增速將放緩。


(二)同業業務發展具有綜合性、交叉性及復雜性的特征,由此帶來了信用風險的復雜。同業業務品種發展較快,品種較多,且產品結構日趨復雜,參與機構更為廣泛,銀行同業合作機構擴展到保險、證券、信托、基金子公司、私募等,具有綜合性、交叉性的特征。同時,由于交易鏈條的不斷延伸,參與銀行往往需要與其他一家或多家金融機構簽訂借款合同外的諸多法律文件,業務中涉及擔保則各方權利義務關系就會更加復雜,操作風險明顯上升。近年來同業業務的增長有相當部分是得益于旨在規避監管政策的所謂“通道業務”,在通道業務中實際資金需求方的信用風險一般不由提供通道服務的金融機構承擔,而往往是由實際提供資金的商業銀行承擔,實際提供資金的商業銀行通過各種通道可以將信貸資產和投資資產、表內和表外科目相互轉換,從而達到調節監管指標的目的,較為復雜的交易結構增加了信用風險的復雜性。


(三)同業業務部分業務具有會計處理不規范的特征,導致計提撥備不規范,影響抵御信用風險的能力。受到信貸規模、同業授信規模和風險資本硬約束的影響,近年來,商業銀行同業業務圍繞表外融資和資產出表開展,以騰挪出更多的空間開展資產業務,獲取更多的利潤。但不論是表外融資還是資產出表,部分業務品種從設計上看并未出現問題,但在具體操作上卻存在會計處理上的不規范。即使在表內體現的同業業務,由于體現在不同的會計科目中而并沒有按照傳統信貸業務計提撥備,導致撥備計提不規范。


(四)同業業務容易造成資產負債期限錯配,給商業銀行帶來流動性風險。商業銀行依靠同業負債融資,進而從事同業資產業務,且同業負債期限往往短于同業資產的期限,給商業銀行帶來一定流動性風險。


三、同業業務對商業銀行信用風險的傳導路徑

同業業務具有的資產負債錯配、監管套利、產品復雜等發展特征決定了其對商業銀行信用風險具有直接和間接影響。


(一)直接加劇商業銀行流動性壓力,進而增大商業銀行來自于貨幣市場上交易對手的信用風險。同業業務對商業銀行流動性壓力的產生主要是由于期限錯配引發,這是因為同業負債期限相對較短,主要為一年以內,而同業業務資產端,如進行信用債或非標產品的投資,期限往往大于一年。在利益的驅動下,一些銀行以較低成本拆入短期同業資金,再以更大程度的期限錯配投資于高收益資產,獲取超額收益。這種期限錯配大大增加了流動性風險,一旦貨幣市場資金緊張,利率大幅上升,往往容易造成貨幣市場上同業拆借無法按期償還的信用風險。一旦金融市場發生的局部風險事件,可能會通過同業業務鏈條擴展到整個金融市場,且傳導速度更快。2013年6月份的“錢荒”實質就是銀行間市場流動性風險的爆發。


(二)同業業務的發展使得商業銀行信用風險更加隱蔽。商業銀行通過同業投資等間接向融資人發放貸款,實質也是信貸業務,但通過嵌套同業通道形式發放貸款在商業銀行傳統貸款五級分類中并不體現出來,無法明確展示信用風險的發生情況及未來可能遷徙情況。且體現同業投資的應收款項類投資科目的計量缺少監管考核,雖然應收款項類投資項下的投資業務在發生風險時會計提減值準備,但計提標準并不透明,投資項下的金融產品通常為非標產品,嵌套結構較為復雜,信用風險無法直接判斷。


(三)同業業務的發展加劇了信用風險的復雜性。表內同業業務通常與表外同業業務緊密相連,而表外同業業務商業銀行并不披露,無法準確判斷。并且,同業業務涉及的參與方眾多,不僅有融資人,還有作為通道方的金融機構,甚至交易對手方眾多,使得同業業務的信用風險更加復雜。


(四)同業業務的發展虛增商業銀行資產規模,降低可變現資產對信用風險的抵御能力。同業業務由于不繳納法定準備金,在理論上具有無限派生功能,商業銀行通過同業業務,如帶回售條款的業務能夠迅速實現資產規模上的快速增加。近年來,主要依靠同業業務沖規模的商業銀行往往資產規模增長迅速,且波動較大,降低了可變現資產對信用風險的抵御能力。


(五)同業業務的發展會導致減值準備計提不足,進而影響銀行資本充足。同業業務的本質是銀行提供融資,但并不記在傳統信用風險資產五級分類中,從而減少了真實不良貸款數據,因此會導致減值準備計提不足,降低商業銀行的風險緩釋能力,影響商業銀行資本充足性,降低商業銀行抵御信用風險的能力。


(六)商業銀行通過同業拆借的資金從事投資業務,面臨利率波動風險,進而可能引發一定的信用風險。商業銀行所處地域不同,面臨的資金需求和供給具有差異性,風險承受能力和對利率的溢價能力均存在差異,從而存在資金拆借和投資的利差。商業銀行通過同業業務進行融資,轉而進行投資業務,使商業銀行出于一定的利率風險暴露中,投資的證券產品在利率發生大幅波動時通常發生浮虧,短期內可能引發一定的到期無法償還融資的信用風險。

四、結論

目前,同業業務規模在商業銀行資產負債構成中占比較高,給商業銀行帶來的利潤貢獻明顯提高,是銀行業務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但是,同業業務在發展過程中,一系列的風險和問題也隨之暴露,對商業銀行信用風險產生不利影響。因此,在對商業銀行進行信用評級時,加強對同業業務的分析和研究有助于更加準確地揭示信用風險,在信用評級過程中除對同業業務規模予以關注外還需要進一步關注以下方面:


(一)加強對同業負債期限和同業資產期限結構的分析,關注同業資產的實際價值。同業資產、負債期限的分析有助于加強對流動性風險的關注。


(二)及時跟蹤受評主體的資金壓力,如發行同業理財和同業存單的規模和利率變化。從已經發行的同業存單或理財入手,時刻關注受評主體的流動性壓力,有助于提高風險預測水平。


(三)加強對應收款項類投資明細的穿透分析,并結合傳統信貸業務,對比應收款項類投資下最終融資人是否為銀行授信客戶,與前十大貸款客戶進行核對,合并考慮是否存在單一授信客戶過于集中的風險。


(四)加強對資產構成的分析,對于依靠同業業務沖規模的銀行應降低總資產在評級考量中的權重,加強同業業務規模對總資產規模的影響分析。


(五)加強同業投資資產減值情況的分析,由于投資類資產由于利率變化賬面上體現浮虧(盈),應關注其實際投資風險。


文/大公資信 ?王敏?



推薦閱讀

行業研究|我國商業銀行同業業務套利模式及風險研究

【媒體報道】大公國際發布《2015年全球商業銀行信用風險展望》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