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聚焦不良】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資產現狀

中債資信 2021-09-09 06:29:16

作者:中債資信ABS團隊?王俊穎 ?呂明遠


隨著我國經濟“三期疊加”效應凸顯,經濟下行的壓力加大,銀行業面臨的不良壓力日趨嚴重,2015年銀行業進入不良的加速爆發期,行業風險和區域風險逐漸暴露,資產質量進一步承壓。


一、目前銀行業整體的不良資產現狀分析


我國宏觀經濟增速呈現出持續下降態勢,并進入經濟新常態。近期銀行業總體的資產質量業承受了較大壓力,截止2015年末,商業銀行整體不良余額為12744億元,同比增幅達到51.25%,不良貸款比例為1.67%,雙升局面依然延續。從行業來看,不良貸款主要集中于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從區域來看,2014年,不良貸款率中僅浙江、內蒙古兩地超過2%,從不良貸款的增幅來看,內蒙古、黑龍江、廣西、云南、四川、福建、山西等地的增幅均超過80%;從2015年三季度已公開的數據來看,黑龍江、山東兩地不良貸款率超過3%,資產質量惡化明顯,浙江、云南兩地不良貸款率超過2%,總體來看,上述區域的信用風險有所上升,不良貸款仍面臨上升的壓力。落后產能以及產能過剩集中的子行業以及地區風險將進一步暴露,但系統性風險暴露的可能性很低,銀行業信用風險總體可控。從不良的機構分布來看,截至2015年9月末,不良余額方面,大型商業銀行的不良余額最高;不良率方面,農商行的不良率最高,為2.35%,不良余額為1643億元,均高于城商行。以三農和小微客戶為主的農商行由農村合作社改制而來,在資源整合、綜合管理、人才培養等方面尚顯不足,其風險管理能力及風險防范能力均有待進一步增強,因此,綜合抗周期能力較弱,在當前環境下,其不良將繼續增加。其次為城商行,各具地方特色的城商行業務范圍主要集中于當地,重點以支持當地經濟發展為首要任務,且行業分布多為制造業,集中度較高,風險不易分散,難以對沖行業發展困局帶來的負面影響。第三為股份制商業銀行和國有銀行,這兩類銀行發展較早,業務分布于全國范圍內,在抗周期和風險管理方面均具有較強的抵御能力,綜合管理體制非常完善,因此不良水平雖有所上升,但處于行業較低水平。預計銀行業不良貸款在未來兩年之內仍將攀升。


二、上市銀行的不良資產現狀分析


從上市公司的公開數據來看,截至2015年3季度末,國有五大行中,農業銀行的不良余額和不良率雙雙居于首位,分別為1791.58億元和2.02%;股份制商業銀行中,招商銀行的不良水平較高,而北京銀行、寧波銀行和南京銀行的不良率均不到1%,處于行業較低水平。根據各公司2015年半年報數據顯示,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主要集中在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建筑業、采礦業、房地產、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等;區域主要集中于長江三角洲、黃渤海地區、珠江三角洲以及西部地區。


現有五級分類的方法會使得不良貸款的確認存在滯后性,而銀行的實際不良主要從三個維度來衡量:關注+不良、逾期貸款以及核銷前不良貸款。從上市銀行數據來看,三者均逐年上升,其中,截至2014年底,關注類加上不良類貸款總額增幅達到42%;2015年3季度末,逾期貸款以及核銷前不良貸款的增幅均達到了80%以上,在當前宏觀結構調整的環境中,銀行業的不良貸款仍然面臨不斷攀升的挑戰,且行業整體核銷的壓力越來越大。


從貸款的遷徙率來看,次級類與可疑類的貸款遷徙率較高,短期內不良攀升的壓力仍在;其中,華夏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農業銀行貸款遷徙率較高,信貸風險上升。


三、不良資產后續的演化及影響


宏觀經濟下行的壓力與成本在不同行業間的傳導存在時滯,目前對銀行業的沖擊尚未充分釋放。銀行存量信貸的結構分布與宏觀經濟未來走勢及內部行業分化程度是決定銀行業未來不良壓力演化的核心因素。我們以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規模以上企業行業經濟效益指標中行業累計負債合計為基數,以行業內發債企業有息負債比例均值作為參考標準,粗略估算了各行業有息負債規模以及間接融資規模。在有公開數據的行業中,債務規模排名靠前的主要是電力、鋼鐵、化工、電子、煤炭等行業。


根據統計局公布數據,2015年,在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29個行業利潤總額比上年增長,12個行業下降。專用設備、有色金屬、煤炭開采等行業的工業效益指標大幅下滑,而相關行業去產能的壓力較大。鋼鐵與煤炭行業將首當其沖,銀行業在對應行業的不良貸款也將上升。


傳統經濟發展模式下,銀行的信貸投放對于以國有經濟為主體,資本密集程度高,信貸消耗大且對地方經濟、稅收貢獻高等重工業行業、基礎設施行業、房地產行業偏好程度更高,目前存量信貸結構也以相關行業為主。在宏觀經濟結構調整以及供給側改革的背景下,煤炭、鋼鐵等過剩產能行業將成為改革與調整的重點,其不良資產將加速釋放。過去,銀行信貸風險主要在三大領域積聚。首先,伴隨經濟下行和人口紅利褪去,房地產市場遇冷,去庫存壓力加大,銀行因抵押物貶值、回款周期延長帶來信貸風險上升。其次,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通過影子銀行等渠道吸收大量資金,形成債務堰塞湖。最后,經濟增速放緩導致工業企業產能過剩,杠桿率高企,盈利能力下降,還款能力減弱。前兩個風險目前正在通過房地產去庫存、置換債券等方式化解,而在供給側改革下的去產能過程則是任重道遠。后續不良的釋放主要來自煤炭、有色、鋼鐵、化工等制造業及資源類行業,但供給側推動的產能去化仍將是長期拉鋸的過程,整體進程可能相對溫和。


從銀行業自身情況看,在過去幾年的高景氣階段通過利潤累積及資本市場的融資補充,形成了良好的資本積累,為吸收不良沖擊提供了充裕的緩沖空間。在不考慮回收的情況下,銀行應對不良有三道防線,分別為撥備、利潤以及資本。在不良攀升的過程中,第一道防線則為撥備計提,其次是利潤,最后一道防線是資本。在不考慮回收的情況下,截至2015年末,行業資本、利潤以及撥備總金額可完全覆蓋關注類貸款與不良貸款之和。從靜態假設的角度分析,極限條件下,當不良擊穿第一道撥備防線時,撥備覆蓋率為100%,此時,銀行業能夠承受的新增不良為10345億元。根據《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過渡期內分年度資本充足率要求,截至2016年底,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資本充足率需要達到10.7%,其他銀行的資本充足率需要達到9.7%;過渡期結束之后,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水平需要達到11.5%,其他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水平需要達到10.5%。在極限情況下,滿足2016年底資本充足率為9.7%的要求,銀行業能夠容忍新增不良空間超過3萬億元,當關注類貸款全部轉化為不良貸款時,行業資本充足率仍可達到13%的水平。但從實際情況來看,截至2015年9月末,中國銀行、工商銀行撥備水平接近監管紅線150%水平,撥備壓力增大。從資本充足性來看,截至2015年6月末,平安銀行、華夏銀行資本充足水平接近10.5%監管紅線,資本補充壓力較大?;阢y行在金融系統的重要地位以及監管當局防范系統性風險發生的嚴謹態度,銀行業的總體信用風險可控。


四、總結


未來,銀行業整體不良仍面臨攀升的壓力,制造業、批發零售業等產能過剩行業不良將加速暴露;從上市銀行的貸款遷徙率來看,興業銀行、浦發銀行、農業銀行等不良貸款增幅將略高;但從應對不良的三道防線來看,目前,銀行業整體撥備充足,凈利潤增速雖有所放緩,但較高的資本充足性足以應對當前不良的壓力,銀行業整體信用風險可控。



(查看更多中債資信資產證券化相關研究文章,請點擊“閱讀原文”按鈕)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