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商業銀行跨境服務創新

易界DealGlobe 2021-10-08 06:23:10


【編者語】面對宏觀經濟環境的變化、匯率的雙向波動和客戶需求多元化,商業銀行必須轉變觀念,從跨境結算、貿易融資、并購與投資服務、外匯避險等方面持續創新跨境人民幣業務。


在匯率市場化的改革過程中,人民幣匯率圍繞合理均衡水平波動將成為“新常態”。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趨勢的不確定性,一方面將刺激市場主體對跨境人民幣業務需求的多元化,另一方面將提高商業銀行的產品設計和定價難度。人民幣遠期、匯率期權、期貨等市場的快速發展,也給商業銀行的風險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面對宏觀經濟環境的變化、匯率的雙向波動和客戶需求多元化,商業銀行必須轉變觀念,緊抓客戶需求的發展趨勢,滿足客戶的現實需求和挖掘客戶的潛在需求,提升自身的服務能力,從而擴大市場份額,持續獲取競爭優勢。


尋找跨境結算“突破口”


面對匯率波動,正確選擇計價和結算貨幣對企業規避匯率風險十分重要。計價和結算的貨幣及其金額將直接成為風險的彌補對象,企業在簽訂合同時爭取出口合同以硬貨幣計值,進口合同以軟貨幣計值;對外借款時選擇將來還本付息時趨軟的貨幣,對外投資時選擇將來收取本息時趨硬的貨幣。


首先,對于中國的貿易企業而言,選擇恰當的跨境人民幣結算方式已成為企業需要考慮的新情況,越來越多的企業將使用人民幣進行國際交易計價和結算,以從根本上減少匯率波動給其自身所帶來的風險。2015年前7個月,跨境人民幣實際收付金額為6.73萬億元,同比增長20%,其中,經常項目下的人民幣實際收付金額為3.99萬億元,同比增長5%。匯豐銀行對全球6000多個貿易企業的調查結果顯示,人民幣已超越英鎊,成為貿易企業在未來傾向使用的第3大貿易結算貨幣。對商業銀行而言,跨境結算仍將是人民幣跨境業務的重頭戲。商業銀行應根據匯率波動的特點,積極研究、開發、應用更多的跨境人民幣結算產品,豐富跨境人民幣貿易結算業務相關產品。




其次,創新跨境電商支付服務,是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的拓展新方向。近幾年跨境電商發展迅猛,2014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為26.43萬億元人民幣,其中跨境電子商務交易額達3.75萬億元人民幣,跨境電子商務滲透率已達14.2%。商業銀行應把握跨境電商的發展機遇,加大對跨境電商的人民幣支付結算方式的創新。首先,商業銀行可以開展跨境電商直聯,為進口跨境電商各方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務:根據跨境電商的一站式需求特點,開發跨境電商直聯產品,提供集線上支付、跨境清算、國際收支申報、跨境資金結算、購匯、到境外貨款清分的一條龍的綜合金融服務。其次,商業銀行可以積極與同業或第三方支付機構合作,構建跨境電商支付結算生態圈為客戶提供多幣種、全方位的跨境人民幣支付結算服務。例如,為了全方位的服務跨境電商,中信銀行不僅上線了國內首套“全程不落地”的跨境電子商務外匯支付系統、提供包括14個外幣幣種的線上結售匯、跨境人民幣收付等服務,還與支付寶、財付通、銀聯在線和匯付天下等多家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展跨境支付合作。


再次,跨境人民幣結算應強化在跨境聯動方面的創新。在岸市場和離岸市場的人民幣監管政策、市場供求關系以及價格形成機制等方面存在諸多差異,使得兩個市場上的人民幣利率及匯率價格有所不同,商業銀行可以利用其機構和網點優勢,通過跨境人民幣聯動產品為客戶的跨境貿易結算提供更加優惠的資金和匯率價格,為企業節約財務成本。比如中國農業銀行上海分行就在鞏固與境外機構合作的基礎上,先后拓寬了與東京分行、紐約分行等海外分行的合作領域,業務涉及境外結匯、信用證貼現、異幣信用證轉通知等。


滿足貿易融資新需求


跨境人民幣的融資需求也出現了新的特征。


首先是伴隨著“一帶一路”、自貿區的不斷創新,企業國際化的供應鏈整合不斷增強,進而衍生出對供應鏈融資的新需求。目前市場中的跨境人民幣融資業務多是產品組合形式,這已經無法滿足企業對全球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的需求。


其次是中小企業的跨境人民幣融資需求顯著增加。也正是基于此,中國人民銀行降低了參加跨境雙向人民幣資金池企業的相關標準,提高了企業可選的主辦銀行的數量,并提高了跨境人民幣資金凈流入額上限的宏觀審慎政策系數。政策門檻的降低使許多中小企業也成為了跨境人民幣業務的合格客戶群。


因此,商業銀行要根據客戶的融資需求,注重整體解決方案和中小客戶的創新。




在整體解決方案創新方面,對于“一帶一路”中具有較高技術含量的出口核心企業,商業銀行應重點支持其跨境供應鏈金融需求,提供覆蓋產品供應鏈全鏈條的全球化供應鏈綜合解決方案;對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資源類產品的進口業務,應通過推進大宗商品人民幣計價和結算,建設專業化大宗商品服務平臺,拓展境內外聯動的貿易融資,促進這些產品的有效進入。借助銀行自身的跨境撮合平臺,中國銀行廣西分行將當地企業的融資需求與設想與海外分行進行溝通,促成了境內外企業的深度合作,廣西環江豐林人造板有限公司與馬來西亞家具企業大溪公司的合作就是其中的案例之一。


在中小企業客戶開發方面,商業銀行可以根據經濟發展趨勢和企業融資實際需求,通過以產品為核心內容的客戶營銷方式,形成囊括不同規模、不同行業的中小企業客戶群體的市場。比如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跨境人民幣表外融資業務依托真實性交易或應收、應付款項,為缺乏抵押物或資信較低的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支持,解決跨境中小企業“擔保難”。再比如中國銀行的跨境撮合服務,在幫助國內中小企業開拓境外市場的同時,也引進國外優質中小企業的先進經驗,進而大大降低中小客戶的授信風險。


升級并購與投資服務


隨著“走出去”進程的不斷推進,中國企業將掀起新一輪海外并購和投資熱潮。而且,人民幣加入SDR之后,各國政府和中央銀行對人民幣債券的投資偏好也將直接影響到全球投資人的意愿及興趣。中國人民銀行在2014年先后批準蘇州工業園及天津生態城與新加坡開展四項跨境人民幣業務創新試點,其中股權基金境外投資和個人境外直接投資兩大業務均為首次提出,實現了資本項下跨境人民幣業務的新突破。2015年前8個月,對外直接投資方面,人民幣跨境收付4204億元,同比增長2.3倍;外商直接投資方面,人民幣跨境收付9017億元,同比增長67%。截至2015年8月末,非居民持有境內人民幣金融資產已達到4.11萬億元。


在海外并購與投資的過程中,匯率風險是永恒的話題。比如中國建筑企業承攬海外國際工程時,需要承受當地貨幣偏“軟”以及人民幣“偏硬”帶來的匯率風險,并且工期長短與匯率風險的大小成正比。如何創新跨境人民幣投資產品,服務于企業的跨境投資和并購活動,是匯率波動新形勢下的商業銀行需要思考的新課題。


首先,商業銀行要樹立個性化的服務理念。為了規避風險、投資審查、稅務、信息披露等多方面因素,并購和投資的交易方通常會設計復雜的跨境交易結構,從而使得跨境并購與投資的融資模式呈現多元化特征。因此,商業銀行要樹立個性化的服務理念,根據交易的具體狀況進行個性化的設計。商業銀行需要關注交易結構每一層級的特點,需要對支付和交付的方式和時間進行評估,從而提出對應的融資安排,使商業銀行真正成為企業跨境并購和投資活動的有力支撐。比如渣打銀行將投資銀行和商業銀行混業經營,進而可以對企業的跨境并購提供個性化定制服務:在投資銀行方面,利用世界各地的網絡,扮演財務顧問的角色,幫助企業尋找潛在的并購對象、設計交易結構、規避風險;在商業銀行方面,為項目提供并購貸款,確保并購資金的準確到位,盡最大努力保證并購項目的順利。




其次,融資和融智并重。商業銀行不僅要為客戶的海外并購融資,更要為客戶“融智”,即作為客戶的顧問,為企業海外并購和投資活動目標的確定、并購方案設計、并購和投資操作、整合發展以及推出機制的安排提供全流程的專業化支持。比如在商務談判期間,商業銀行可以為企業設計交易保證金解決方案,并對借款人和并購標的未來的財務運營的規劃提供建議等。融智服務需要“嵌入”整個并購和投資交易過程中,成為其不可或缺的部分。


應對匯率避險新形勢


由于今后匯率將呈現雙向波動趨勢,企業必須由以前主要考慮人民幣匯率單邊升值風險轉變為對升值、貶值兩個方向的風險進行規避?,F有的遠期結售匯、人民幣與外幣掉期等匯率產品已無法滿足企業匯率風險管理需求,企業迫切需要通過更豐富的外匯衍生產品來降低匯率波動對其收支產生的影響。對于匯率走勢有著較強的預判企業,對即期結售匯產品需求較強;對于保守型的進出口企業,對遠期結售匯產品需求較強;而對于有一定風險承擔能力,希望改善結售匯價格的企業,則可能對期權組合產品需求較強。因此,匯率雙向波動對商業銀行匯率風險管理帶來新挑戰的同時,也對金融機構開發更多的匯率避險產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商業銀行必須加快開發新型匯率避險模式與產品。


首先,通過期權組合產品創新,提高產品對沖靈活性。商業銀行可以基于普通歐式期權基礎,創新兩個或多個期權的期權組合產品。與傳統的避險工具相比,外匯期權組合產品能提高企業進行外匯風險對沖的靈活性,企業可以根據自身對相關風險和收益的判斷和理解,開展多原話的交易策略。例如,渣打銀行開展的新型人民幣外匯期權組合產品由普通歐式期權組成,客戶通過同時買入和賣出多個期權的組合,對外匯敞口進行管理。


其次,創新衍生產品定價方式。外匯衍生產品的價格是影響企業外匯衍生產品需求的重要因素,商業銀行對衍生品定價的準確程度也決定了其能否有效轉移、對沖和管理風險。當前,我國商業銀行很少有市場化的衍生品定價模式,對沖機制沒有成型,在衍生產品定價上偏重自身的風險控制和盈利能力,普遍采用固定差價點數的辦法制定外匯報價,導致部分產品的價格對企業缺乏吸引力。因此,商業銀行需要創新衍生產品的定價方式。興業銀行的外匯寶則是此類創新,其采用國際通行的“浮動報價法”,能夠根據各交易幣種的活躍程度、匯率波動等情況實時制定差價點數,有效控制自身的匯率風險,為投資者提供更加合理的報價。 (完)


文/唐時達(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博士后流動站) 楊吉聰(中國農業銀行國際金融部)

文章來源:《中國外匯》 2015年第22期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