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推薦】商業銀行股權投資的模式選擇與弊端

投行資道 2021-09-02 12:24:57

?和君說
據相關人士透露,中國擬對商業銀行股權投資業務進行試點,允許部分經指定的商業銀行建立股權投資載體,直接入股科技企業。

來源:路透北京


據相關人士透露,中國擬對商業銀行股權投資業務進行試點,允許部分經指定的商業銀行建立股權投資載體,直接入股科技企業。此消息一出,創業投資界一片嘩然,部分媒體也表達了對于這一試點的看法。商業銀行從債權轉向股權,發力股權直投領域,究竟會選擇哪種模式?商業銀行與創業投資機構展開競爭,又會有哪些顯著弱點?本文帶著這兩個問題,與大家一起探討商業銀行股權投資業務的模式及前景。

?

2015年,創業投資市場獲得爆發式增長,根據清科統計,全年創業投資交易金額為1293億元人民幣,較2014年增長24.6%;資金募集總額為1996億元人民幣,較2014年增長70.6%;人民幣創投基金平均募集規模為2.53億元人民幣,較2014年增長91.7%。

?

2015年下半年,各家銀行開始“摩拳擦掌”,紛紛探索股權投資新模式,以求進一步完善商業銀行職能,從股權和債權兩個層面為企業客戶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務。筆者通過梳理各方信息,結合國內實際情況,總結出銀行股權投資的四種模式:

?

模式1:地方政府主導,商業銀行參與

?

為支持地方產業經濟發展,加強對園區內高成長性企業的支持力度,提高商業銀行參與政府產業引導基金的積極性,國內部分地方政府/高新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對原有“產業引導基金”模式進行升級,通過邀請或招標的方式,引導商業銀行出資參與產業基金。

?

與原有引導基金操作模式不同的是,商業銀行并不是僅以LP的身份加入,而是充當著部分GP的角色。該種模式下,通道(名義GP)可以是銀行的子公司或者與銀行合作的外部投資機構,但對于項目是否直投準入,由銀行內部進行決策,銀行(一般是分支機構)內部設有投資決策委員會。

?

引導基金具備一些產業和行政色彩,擬投資企業必須是政府名單內企業,該基金一般不參與名單外企業或非管轄區域內企業。

?

模式2:集團孫公司主導,銀行內部推進

?

在銀行系集團內部設立孫公司,專注于私募股權投資業務的開展。根據現有商業銀行架構,較為流行的是在其基金管理子公司內部,再設立資管子公司或者股權直投子公司,也就是集團孫公司開展此類業務。銀行系集團孫公司具有受監管程度低、運營靈活、業務種類多的特點,適合開展創業投資業務。

?

在該種模式下,由銀行系集團孫公司做基金管理人(GP),LP是銀行內部資金管理部門或者外部合格投資人。在銀行內部需要建立起完備的考核體系,集團內實現業務板塊聯動。

?

由于商業銀行具有營業網點多、客戶基礎厚的優勢,孫公司提出直投企業準入要求后,銀行各分支行通過篩選原有客戶資源,營銷拓展外部符合投資條件企業,或由成熟基金推薦并以跟投方式參與,向孫公司推薦項目源,后續立項、評審、盡職調查、投資行為、投后管理、退出均有孫公司管理。

?

這種模式操作起來更為靈活,一般情況下,孫公司受監管限制和銀行限薪影響較小,能夠以市場化的激勵機制吸引優秀投資、產業人才加入。此外,該種模式也能夠將股權投資風險從銀行內部剝離出去,即便基金運營情況不佳,也會較小影響到商業銀行的主體業務。

?

模式3:銀行總行主導,分支機構配合

?

在銀行總行投行部內部設立直投部門實際管理基金運作,項目源由分支機構來提供。與模式2相同,銀行分支機構可以利用其網點、人員、客戶優勢,為總行直投部門提供具有投資價值的企業。

?

而銀行子公司/孫公司在該模式下充當的是通道(名義GP)的角色,實際上并不一定參與到投資項目的準入與評審中,投資決策委員會設立在總行投行部下,最終的決策權在銀行內部就可以完成。直投部門運作模式與PE、VC類似,參與直投項目全流程。

?

該模式可以把投資收益留存于商業銀行內部,風險由總分行共擔,更適合于一些中小商業銀行,但操作過程中,存在著一系列無法規避的問題與風險,這將在下文將逐一梳理。

?

模式4:銀行分行主導,總行給予支撐

?

與模式3大同小異,銀行子公司/孫公司僅發揮通道(名義GP)的職能,只是主導部門由總行變成分行。即在分行所在區域設立基金,分行內部設立直投團隊,直投團隊實際負責基金運營與投資,參與股權投資的全流程管理。

?

同模式3相比,模式4整個投資過程在分行內部形成閉環,分行可以篩選原有客戶、加強與優秀基金合作獲取項目源,所實現的收益也完全歸屬于分行,風險也由分行自行承擔。如果出現投資損失或基金清盤虧損,則有可能會以備用授信或利潤調節的方式來解決。

?

一旦對銀行股權投資業務放開,必然呈現“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態勢,也許會有更加新穎的模式產生。但相比較創業投資機構而言,銀行做股權直投業務也將面臨著新的挑戰,其中不乏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與突破,銀行股權直投的弊端也值得進一步探究。

?

弊端1:債權固化思維影響對股權業務的判斷

?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國商業銀行蓬勃發展,幾乎所有銀行均形成出一套固化的債權項目評審體系,關注點包括但不限于企業外部環境、行業信息、經營情況、財務數據、信用評判等等。銀行綜合各種因素,會給予項目/企業一定的評級,為債權項目審批作為參考。企業未來現金流以及增信方式成為銀行所關注的重點,要確保貸款投放后企業能夠順利還款。

?

創業投資機構則基于對行業的判斷,去看企業未來的成長,所追求的是企業IPO后的溢價,企業的市值、盈利是投資機構的關注點。因此,必須對其所處行業、資本市場運作有著深刻的理解與認識。對于一流投資機構已在資本市場摸爬滾打多年,行業資源及專業程度是商業銀行無法比擬。

?

銀行嘗試股權直投業務,必須打破原有固化的債權評審模式,建立專業化的評審及投資團隊,并敢于承擔由于投資所帶來的風險,這對于國內多數商業銀行而言,是難以實現的。

?

弊端2:股權直投業務的資金來源值得深究

?

銀行股權直投業務資金來源有三種:一是銀行自有資金;二是理財資金;三是子/孫公司募集資金。

?

根據監管政策及趨勢來看,未來最有可能放開銀行自有資金這一渠道,默許銀行通過注資子/孫公司來進行私募股權投資,在集團內開展銀行自營業務。但這還得取決于子/孫公司與集團的博弈,集團是否會向其傾斜更多地資源。而以理財資金作為股權直投業務的資金來源則難以實現,盡管銀行可能會用資管資金作為其業務來源資金,這中做法既是銀行的“擦邊球”選擇,也是對監管政策的“挑戰”,一旦風險爆發,隨時會有被叫停的可能。多數銀行子/孫公司在投資領域的影響力較小,LP對其私募股權基金管理能力難以認可,暫不具備大規模招攬資金的能力。

?

弊端3:缺少行業研究支撐,專業能力不足

?

據筆者了解,一流投資機構的人才來源于四個領域:一是具有投資經驗、券商賣方或研究所從業經歷,這類人員長期致力于某個行業的投資及研究工作,一半以上具有復合專業學習背景,優勢在于熟悉金融投資領域,了解所投資或研究的行業情況;二是具有產業工作背景,背后擁有一定的產業資源,對相關行業發展有著較為深刻的理解,他們去接觸同行企業時,更容易找到共同話題,能夠更好的看透企業及其產品;三是專業性人才,如會計、律師等,他們在團隊的角色更多是自己熟悉的領域,給予業務人員技術支撐;四是優秀應屆畢業生,這樣更有利于投資文化、企業文化的傳承。

?

反觀商業銀行,具有產業經驗、投資經驗的人員不足,行業研究也浮于表面,缺乏對實際業務的支撐,難以建立起專業化的投資團隊。盡管可以外部引進人才,但直投部門若安設在銀行內部,其薪酬體系也無法滿足專業投資人員的要求。

?

弊端4:投資初創期企業的動力不足

?

商業銀行對于風險把控更為謹慎,媒體常把它們比作“嫌貧愛富”的機構。對于初創期的科技型企業,如果缺乏準確的判斷,往往伴隨著更高的風險,這些企業不會受到銀行機構的青睞,VC、天使領域銀行參與度并不高,這與國家的政策導向相違背。

?

銀行會更關注Pre-IPO階段的企業,按照傳統銀行的思路,會選擇投資行業知名企業或者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投資階段會與PE重合,這些企業投資風險相對較小,同樣可以獲得高收益。然而,這些企業的估值更高,也會收到其他投資機構的邀約,銀行想完成對企業的投資,也一樣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和成本。

?

弊端5:內部激勵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

?

無論運用哪種模式,都避免不了與銀行分支機構的激勵分成問題,否則就無法發揮銀行網點、資源優勢,推動股權直投業務的發展。按照傳統銀行考核思路,分支機構所推薦的項目一旦落地會有所激勵措施,項目在成功退出后,也應該給予分支機構一定的獎勵分成。

?

假設一個基金只對應一個項目,這樣的分成模式完全可以借鑒,但一個基金會投資多個項目,且基金應以清盤時的資金情況確定盈虧,在確保優先級出資人的利益后才能夠確定基金管理人的最后得失。也就是說,在銀行直投基金清盤時,才能確定最終的盈利情況。為更大程度調動分支機構的積極性,其激勵往往會提前預支,并不會根據最終清盤結果去分配收益。要么銀行內部自行承擔其預支的激勵額度,這與市場化的基金操作思路相違背,不然就會損害到優先級LP的利益。

?

弊端6:巨額不良貸款會挫傷股權直投探索的積極性

?

2014年以來,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信貸投放趨緊的背景下,傳統商業銀行囤積了大量不良貸款,商業銀行實際不良額遠超過報表顯示的數字。

?

股權直投盡管可能獲得高收益,但也會伴隨著更高的風險。2016年,商業銀行傳統信貸業務已經進入寒冬,國家支持不良資產打包的政策呼之欲出。一旦股權直投出現風險,勢必會影響到整個銀行集團的經營,而在不良貸款率持續走高的前提下,一些相對保守的銀行高管必然會謹慎把控高風險業務的推進。

?

弊端7:短期效益與長期效益的博弈

?

從銀行對分支機構的考核來看,存款、利潤仍然是各項指標的重中之重。如果某銀行支行以非信貸的方式拿下當地政府或大型企業的重點項目,既不占用授信額度,又可以獲得高額的利潤回報。甚至一個大型項目的落地就可以完成支行一年的指標,如果涉及財務顧問服務,按照投放期限分段收取財務顧問費,甚至可以覆蓋該支行未來2-3年的利潤指標。

?

相反,開拓股權直投業務,銀行分支機構的積極性會有所弱化,正常情況下,要3年以上才能夠看到實際收益。無論是分行還是支行,都有干部交流制度,作為分行/支行的負責人,是否會關注3年以后的利潤,也許在直投業務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成本,卻成為了送給下任接替干部的“禮物”。

?

因此,股權直投業務不符合商業銀行追逐短期效益的邏輯,短期效益與長期效益難以平衡。

?

市場上并不缺少資金,缺少的是優質資產,以及能夠識別優質資產的專業人才。對于“試點”創新,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有很多的“點”去等待突破。但愿這樣的導向不會是“雷聲大、雨點小”,不僅僅會成為銀行參與股權直投的“過把癮”行為。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