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私有化是怎樣洗劫國家和國民的

大中山生活君 2021-09-01 13:44:20

摘 要

事實上,蘇聯“私有化”后,不僅國家公有財富被外國資本和權貴資本洗劫,大部分老百姓私人財產也被一攫而光。這種打著“愛國”和“民生”的幌子大肆攫取財富的行徑,到底是如何實現的?

蘇聯解體后的經濟問題以及私有化問題,一直是全球政治經濟學者們討論的熱點,現在中國也出現了某些要把國有財產分掉的論調——有人說把國有股份按份分給國民,也有人說把我們的外匯儲備分掉,每一個國人能夠得到多少美金云云。

對于這些論調,主流反對學者多以蘇聯“休克療法”后引發國家災難、人民生活困苦等來加以反駁,但對于為什么把國家財產分給了老百姓,名義上是增加了老百姓財產的,怎么會變成“不但國家財產沒有了,老百姓原來存儲的財產也被洗劫了”這一問題,具體的分析不多。事實上,蘇聯“私有化”后,不僅國家公有財富被外國資本和權貴資本洗劫,大部分老百姓私人財產也被一攫而光。這種打著“愛國”和“民生”的幌子大肆攫取財富的行徑,到底是如何實現的?

1992年6月,俄羅斯國會通過證券私有化方案,規定把企業大部分股份出售給企業的職工和管理者,一小部分出售給外部投資人。俄羅斯企業私有化將前蘇聯74年積累的國有資產經過估價,按1.49億人口,每人1萬盧布,無償轉讓給每個公民。每人只象征性地支付25盧布,即可領到一張面值1萬盧布的私有化券,購買企業股份或住房,或委托給投資基金,該券不記名、不掛失、可轉讓和兌現。這相當于把所有國家財產作價約1.5萬億盧布,分給了全國人民,而且這樣的支付基本是“無償”的,看上去前蘇聯老百姓得到了真正的“實惠”,但結果是怎樣的呢?

用費雪公式剖析俄羅斯當年在消費領域的通脹與產權交易領域的通縮

據俄杜馬聽證會公布的材料,從1992年到1996年,由于發生惡性通貨膨脹,按1995年價格計算,私有化給國家造成的經濟損失超過9500萬億盧布,相當于衛國戰爭期間損失的2.5倍,81%的國民在經過了這樣的私有化后,存款消失殆盡。

無償給予國民的“私有化”怎么就變成了讓國民破產和國際大鱷掠奪的結果呢?這其中的經濟學原理是什么?

在此,我們可以引入西方著名的關于貨幣價格理論中的費雪公式MV=PT(參見名詞解釋)加以說明。在原先貨幣環境不變的情況下,商品數量的增加與價格下降成為反比。

由于在計劃經濟時代,進行產權交易的貨幣量和貨幣流通速度都是一個非常低的數額,于是商品數量增加后的結果,就是價格急劇下降。如此一來看似公平的私有化,結果就變成了普通人拿到債券后,只能以廉價的拋售來換取現金改善生活。由于當時具體的產權交易領域的現金極為不足,導致其拋售價格極為低廉。低廉的價格引發恐慌再造成進一步拋售,俄羅斯的民眾紛紛出賣私有化證券,而企業經營者、有錢人以及外國資本則乘機廉價大量購買,私有化證券以極快的速度向這些人群手中集中,以至于在股份化的國企中,90%的小股東持股不到10%,而1%的大股東則持股85%以上,極大地加劇了貧富分化。

據俄羅斯國家杜馬私有化結果分析委員會委員弗·利西奇金提供的數字,俄羅斯已出售的12.5萬家國有企業,平均售價僅為1300美元,其價格之低廉創世界紀錄。俄羅斯500家大型國有企業實際價值超過1萬億美元,但只賣了72億美元。僅1996年一年,因國有企業私有化造成的損失就比希特勒侵蘇戰爭使國家財產遭到的損失還要多。

俄羅斯實行私有化以后,1992年當年通脹率即達到2501%。持續多年的嚴重通貨膨脹,不僅造成經濟生活混亂,而且使廣大民眾遭到空前浩劫。1992年俄全面推行“休克療法”,導致經濟癱瘓,物價飛漲,盧布貶值,居民損失了4600億盧布儲蓄,物價上漲51倍,而名義工資僅提高11倍。價格指數逐年暴增——1991年同比上升168%,1992年上升2508.8%,1993年844%,1994年214%,1995年131.4%,轉軌5年,物價上漲了近5000倍。其后幾年通脹略有下降,但仍然處于極高水平,1996年21.8%,1997年11%,1998年84.4%,1999年36.5%。至此,導致81%的居民多年辛苦勞動的積蓄被徹底洗劫一空。

在俄羅斯私有化以后,為什么會導致必然的惡性通貨膨脹呢?答案還可以用費雪公式來解答。按照MV=PT,我們可以看到老百姓雖然賤賣了所得的債券和產權等權益,所得的現金還是極其巨大的,這樣的情況相當于對社會注入了大量的貨幣M,而老百姓需要購買的商品T卻難以快速增加,尤其是在蘇聯的計劃經濟下一切按照計劃生產,生產能力沒有冗余,適應需求的快速增長沒有余地,因此在T不變的情況下,貨幣M數量的增加必然導致價格P的暴漲。

在商品價格突然暴漲下,老百姓持有現金的欲望極大降低,導致原來不參與流通的定期儲蓄等廣義貨幣M也加入到流通中來,進一步提高了市場中的貨幣供應量,同時還有不能忽視的關鍵因素就是貨幣流通速度V的急劇增加,在通脹的壓力下老百姓本來是要一個月花光的月工資必須在得到工資的當天搶購當月所有必需品,這樣的結果就使貨幣流通速度增加了30倍。按照費雪公式,價格就要增加30倍,這樣的結果相互作用是一個相乘的關系,導致貨幣惡性通脹100倍就成了輕而易舉的事情。

更進一步的是,在這樣的通脹下為了維持政府開支,政府原來的收入按照通脹前的貨幣計量就嚴重不足了,結果不得不再一次大規模印鈔,導致惡性通脹正反饋增長。

私有化后俄羅斯政府債臺高筑,政府財政入不敷出,靠發行鈔票和舉債度日,內債余額約200萬億盧布,外債余額新增約600多億美元,政府預算1/3用于償還債務。因此,政府被迫放松銀根,僅僅是1992年就增發貨幣18萬億盧布,是1991年發行量的20倍。在印鈔機的轟鳴中,財政貨幣緊縮政策流產了,如此造成的多米諾骨牌似的連鎖效應,如山崩一般難以阻擋。

由于通脹發生在老百姓的消費領域,而產權交易的貨幣供給不足所造成的通縮是發生在產權交易的資本領域,這兩個不同領域之間的漁利,使得財富出現超速度的急劇變化。由于民眾的消費是可以透支的,在私有化方案出臺以后,因為老百姓存在著不當的收入預期,造成他們提前把以前的積蓄拿來消費,在得到債券買產權私有化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巨大貶值,當時的俄羅斯就是這樣的情形。

為了加快私有化進程,俄羅斯政府最初采取的辦法是無償贈送。1992年6月國會通過方案,每個俄羅斯人可領到一張1萬盧布的私有化證券,可以憑證自由購股??墒?strong>等到私有化正式啟動時,已是1992年10月,時過境遷,此時1萬盧布只夠買一雙高檔皮鞋。這樣的貶值使得國企被更嚴重地賤賣,外國資本和上層權貴可以控制企業,成為通脹中資產的主宰者,在通脹中得到更大的利益,把私有化進程徹底演變成了一次合法侵吞俄羅斯國家資產的饕餮盛宴。與此同時,就是人民實際生活水平普遍大幅度下降,兩極分化十分嚴重。到1999年時,失業率高達15.2%,占人口10%的最富有者在全體居民總收入中的比重達45%。最富者的收入是最貧困者的48倍,58%的居民生活達不到最低生活標準。


一個國家的私有化成為國際食腐者的樂園

與此同時,由于需求和通脹的暴增、外匯的失衡導致匯率暴跌,使得俄羅斯私有化后的資產被賤賣給外國資本的同時,各類資金在消費品不足的時候勢必要找到一種替代商品,那就是作為一般等價物的外國貨幣,各路資金撲向外匯的時候,就造成國家資本急劇外流,同時世界各類資金會進來購買廉價的資產,一個國家的私有化也成為了國際食腐者的樂園,使得俄羅斯在國際上收支陷入國家實際金融破產的境地。

改革以來,俄引進外資累計僅為400多億美元,而外逃資金約1500多億美元,國家外匯儲備僅為270億美元,導致盧布大幅貶值:美元與盧布比價1991年為1∶59,1992年1∶222,1993年1∶933,1994年1∶2205,1995年1∶4562,1998年跌到1∶6000。1998年實行幣制改革,新舊盧布的比價為1∶1000,新盧布與美元的比價6∶1,現在已跌到28∶1到30∶1之間。國家的國際地位同時發生崩塌,貿易自由化將國內市場拱手讓給外國。據1997年資料,外國產品占據國內市場的份額高達84%。

俄羅斯為什么會走上這樣的私有化被洗劫的道路,這也是有過程的。1991年前蘇聯解體,1992年葉利欽上臺即急于推出私有化的系統改革。其時35歲的蓋達爾投其所好,根據哈佛大學教授薩克斯的“休克療法” (shock therapy),制定了激進的改革方案。為此,葉利欽破格將蓋達爾提拔為政府總理,并任命薩克斯為總統首席經濟顧問。在這二人的設計和主持下,以放開物價、大規??焖購氐姿接谢癁橹饕獌热莸摹靶菘睡煼ā奔みM改革全面推出。

經過上面的計算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私有化對于國民經濟的危害和對于國家、國民的洗劫是很容易通過經濟理論和經濟模型進行推演的,但休克療法為什么能夠讓俄羅斯當年為之傾倒,不惜置國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顧而實行之呢?原因就是這樣的政策取得過一些成功。

私有化在大國與小國的本質不同

休克療法最早在玻利維亞實施,收到了一定效果。1985年玻利維亞政府的預算赤字達485.9萬億比索,占國內生產總值的約1/3,通貨膨脹率高達24000%。1984年的外債為50億美元,應付利息近10億美元,超過了出口收入。1980~1985年期間居民生活水平下降了30%,

在這樣的情形下,玻利維亞采取了休克療法,在該療法實施不到一周后,惡性通貨膨脹便得到了強有力的遏制,物價從暴漲趨于穩定。1986~1987年通貨膨脹率僅為10%~15%,1988年為21.5%,1989年為16.6%。國民經濟通過短暫的下降也逐步回升。實行休克療法的第二年,即1986年國內生產總值下降2.9%,但隨后幾年都保持了2.5%左右的增長勢頭。同時由于采取了有效措施,債務問題也得到了明顯緩解,并最終使玻利維亞克服了嚴重的債務危機。此外,同樣實行了休克療法的波蘭也取得了較大的成功,所以對于休克療法的推崇在前蘇聯社會主義國家中得到了廣泛的認可,但是為什么在玻利維亞成功在俄羅斯就不可復制呢?他山之石怎么就難以攻玉呢?與俄羅斯不同的是,玻利維亞和波蘭在實施休克療法前,已經出現了惡性通脹和貨幣泛濫。因此,私有化后,其國家市場上的充裕貨幣正好可以被進入產權交易的增加的大量資產所稀釋。

此外,國家規模不可同日而語。玻利維亞有900多萬人口,109萬平方公里國土,人均收入1000美元左右;波蘭人口3800萬,國土31萬平方公里,這樣的規模只不過相當于俄羅斯的一個地區或一個城市。在不同的國家規模下,休克療法所產生的作用和效果也是截然不同的。對于玻利維亞這樣規模的國家,按照費雪公式MV=PT,其所需要的商品數量T是很容易被國際市場所滿足的。但對于擁有1.5億人口的俄羅斯來說,則遠遠不能。由于國際市場一時無法滿足其巨大的商品需求,其結果一定就是對內通脹。而俄羅斯出口的大量資源和私有化企業的產權,國際市場也難以迅速消化,勢必造成賤價出售,大好的江山就這樣廉價易手。這里必須要注意到的就是市場經濟學的基本假設 “市場出清”是難以實現的,自由市場經濟學的基本要求是市場可以快速調節,認為市場可以瞬間平衡,忽略這樣的調節速度影響。然而對于大國和小國這樣的速度差別巨大,尤其在休克療法的劇變中其速度影響更被放大,由此造成了大國與小國之間療法相似、結果不同的天壤之別。

由于俄羅斯是世界國土面積最大的國家,商品運輸也成為了一個重大問題,造成資金流動性和商品分布極大的不均衡。尤其是俄羅斯是前蘇聯的主要繼承國,而前蘇聯實行的是典型的高度中央集權的計劃經濟體制,國有企業在國民經濟中占絕對統治地位,國家法律禁止私人擁有企業。1992年初,俄羅斯共有25萬家國有企業,這些企業實行分級管理,其中屬聯邦所有的企業占17.5%,屬各共和國所有的占27%,屬邊疆區和州所有的占8.4%,屬地方所有的占36.2%,即按企業數目計算共計89.1%的企業歸國家所有。由于俄羅斯實施休克療法時國家的市場建設不足,造成流動性極大的不均衡,也使得通脹難以控制,因為用來收購產權和私有化債券的資金,與老百姓購買日用品的現金,二者的流動性是有著本質的鴻溝和不均衡的。這樣的產業結構與市場化的要求差距極大,而這些弊端在玻利維亞甚至波蘭這些體量較小的國家,是比較容易依靠國際市場的流動來消弭的,但對于俄羅斯這樣的大國,無疑就是“蚍蜉撼大樹”了。

為什么休克療法在俄羅斯能夠被順利推行?原因之一是在休克療法第一步棋——放開物價的初期,看似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俄羅斯政府規定,從1992年1月2日起,放開90%的消費品價格和80%的生產資料價格;同時,取消對收入增長的限制,公職人員工資提高90%,退休人員補助金提高到每月900盧布,家庭補助、失業救濟金也隨之水漲船高。

在物價放開的頭三個月,效果似乎立竿見影——以往購物長隊不見了,貨架上的商品琳瑯滿目,習慣了憑票供應排長隊的俄羅斯人,仿佛看到了改革帶來的實惠。但是在商品供應開始出現不足、同時出售私有化債券的民眾在得到大量現金后卻沒有地方消費時,物價就開始飆升了。物價飆升引發了進一步恐慌。按照休克療法的第二步棋,財政、貨幣“雙緊”政策與物價改革同步出臺。財政緊縮主要是開源節流、增收節支。稅收優惠統統取消,所有商品一律繳納28%的增值稅,同時加征進口商品消費稅。但是面對飆升的物價和老百姓的剛需,高昂的稅收被轉嫁給老百姓,造成物價進一步被推高。財政的收入不足必然陷入印鈔的惡性循環,由此休克療法給俄羅斯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除了上面已經陳述的老百姓的收入被惡性通脹掠奪一空外,對于整個國家而言,從1992年到1999年,俄羅斯經濟持續7年嚴重衰退,1998年國民生產總值比1990年下降了44%,工業總產值減少54%,消費品生產則下降58%。到2000年,俄羅斯GDP總量還不到美國的1/10,排名從1987年的世界第5位下降到世界第13位。俄羅斯居民生活水平一落千丈,健康狀況和平均壽命也在惡化,從一個大國淪為一個弱國。1988年前蘇聯人均GDP就已超過10000美元,整整20年過后,2008年俄羅斯人均GDP不過是9500多美元。

筆者無意評價“休克療法”的宗師、美國經濟學家杰弗里·薩克斯(Jeffrey Sachs)的功過是非,但所謂“經濟”,無非“經世濟民”,經濟學家干的事兒,本就應以增加人類福祉為宗旨。不可否認“休克療法”在玻利維亞取得一些成功,然而就在俄羅斯整個國家陷入“休克”的悲慘7年中,西方世界不斷給予薩克斯以高度評價,對其理論缺陷卻鮮有剖析與反思,這就有些讓人覺得不可理解了。1994年12月出版的《時代》周刊盛贊薩克斯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經濟學家”;1997 年法國《Le Nouvel Observateur》把薩克斯列入到全球最重要的50位領袖行列。

假如中國被“私有化”,那會怎樣?

對于少數人鼓噪的中國國有財產“私有化”前景,我們也可以根據以上推論的公式進行推演。根據國資委2011年數據,中國央企資產總額逼近24萬億元人民幣,假設加上沒有計算在內的劃撥地、礦山開采權和其他各種特許權利的價值,以資產的2倍計算,央企資產總額約合50萬億元,但是中國能夠交易的錢有多少呢?

截至2011年,中國的狹義貨幣是20萬億元,廣義貨幣70萬億元,而廣義貨幣的存款是老百姓的養老錢,通常是不會大量進入產權交易領域的。同時各商業銀行在央行的存款準備金還鎖定大約12萬億元。我們以狹義貨幣計算,其中16萬億元是企業儲蓄,考慮到這些儲蓄很多就是那些即將被出售的企業的流動資金,也難以進入交易市場,因此粗略和樂觀的估計也就是有5萬億資金可以購買約合50萬億元的產權,如若按照俄羅斯私有化的做法,把這價值50萬億元的央企債券進入市場,按照費雪公式,如果其他貨幣條件不變,其結果就是要讓上述資產的售價變成原來的1/10!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流入中國的熱錢數額較大,這與俄羅斯實施休克療法時的情形有本質不同。當年俄羅斯進行私有化前,流入到俄羅斯經濟體的海外熱錢數額并不大,即便如此,這些熱錢在私有化后通過各種黑市大量進入俄羅斯,廉價收購原國企債券從而控制了大量的俄羅斯支柱產業,不僅攫取了俄羅斯人民多年創造的寶貴財富,也嚴重威脅到俄羅斯的經濟和金融安全。

再來計算一下可能發生的通貨膨脹。20111年中國居民儲蓄存款、企業存款16萬億加上其他各類存款,總額為47萬億元;2009年國內生產總值為33.5萬億元,社會商品零售總額為12.5萬億元。按照費雪公式MV=PT,如果私有化在一年完成的話,原來的PT只不過是12.5萬億而已,而中國國有企業價值超過50萬億,就算是貨幣的流通速度不變,50萬億已經是原來MV的4倍,這也意味著物價在私有化的一年內就要漲4倍!而老百姓的恐慌會讓中國約47萬億元的儲蓄也進入市場,這樣物價就要在一年內變成漲價8倍。而惡性通脹下,由于社會不愿意持有貨幣,將導致貨幣的流通速度急劇甚至數量級增加。倘若我們把原來一個月花光的變成三天花光,就意味著貨幣的流通速度增加10倍。如此一來,一年內百倍通脹就成為現實!通脹100倍的結果是什么?就是無論在“私有化”中給了你多少,你幾乎所有的財產都被洗劫了!

辯證看待美國的私有制度

說到美國的私有制度,總說美國的房子不僅是永久產權,而且房子上面的天空、房子下面800米以內的地也是屬于房主的;只有高于一定的高度之后,天空才是國家的,如果在地下800米以內發現了石油或者其他礦產,這些資源都歸房主所有,好像買了一套房子,以后這財產就歸自己個兒了,“風能進、雨能進,國王的軍隊不能進”是一些對西方世界充滿憧憬的人士心中的“神圣案例”。這些社會輿論給很多不明就里的中國普通民眾造成了錯覺。如果從更高的角度來認識一下這個所謂的所有權,其中就可以發現美國私有制“掛羊頭賣狗肉”的端倪了。

私有制下買的房子,“國王的軍隊”真的不能進么?錯矣!美國的房產稅是1%~3%,假如你花100萬美元買了一棟房子,房產稅率3%,那么你每年要為這棟房子繳納3萬美元的房產稅:100/3=33.3年,也就是說你每33.3年就要重新把自己的房子買一遍。要是私人的房子,就算這人已經死了,都要交房產稅。而且房產稅的征收是根據你所擁有房子的實際價值來征收的,如果在這33.3年里你的房子升值了,比如從100萬美元升值到300萬美元,那么恭喜你,你每年就要為這棟房子支付9萬美元的房產稅。若你是一個釘子戶漫天要價,確實是可以不搬,但是你的房子的估價可是會隨著周邊的建設大大增值,你要繳納的房產稅也就隨之爆增——在房產稅模式下,釘子戶難當??!而且,雖說“財產神圣不可侵犯”,但政府收稅人員則更是不可侵犯,你若不讓稅官進門,對方可是有權拿著槍上你家收稅的!如若不交房產稅,政府有權將該房拍賣,如電影House of Sand and Fog里的女主角不過是疏忽了一下, 房子就給拍賣了。

在西方發達國家,因為房產稅而丟掉房子的有一個經典故事。被金融家亨利佩拉特爵士“無償奉送”多倫多市政府的卡薩羅馬(Casa Loma)城堡是加拿大最大的私人府邸。在“大蕭條”之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于多倫多市政府物業稅的提升,該府邸從以前每年的600加元增加至每個月1000加元(這在當時是巨款),導致大富翁佩拉特爵士不得不靠拍賣藝術品和家具來繳納稅費。最后因為負擔不起27303加元稅款,該房子被收歸多倫多市政府所有,如今作為博物館對外開放。

房產稅屬于地方政府征收稅種,是美國地方政府(縣市區、鎮、學區、社區)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大約占30%, 一般占地方政府稅收的70%左右。也就是說,美國的地方政府全靠房產稅養著。根據美國國家統計局數據,從2000年到2007年,美國的個人收入增長了28%,中等價位房的房價增長了48%,而美國房產稅同期增幅是 62%。

在紐約的曼哈頓區,90%以上的居民甚至一輩子都租房而住,為何?就是因為該區3%的房產稅讓很多人覺得不愿或難以承受。當年宋美齡女士居住在中央公園邊上的那套Penthouse,價值約為七八千萬美元,每年要繳納200多萬美元的房產稅,這樣的豪宅就是白送給普通人也住不起。而同時,由于當地政府規定每年房租上漲幅度不得超過3%,將房租控制在普通百姓可以承受的價格,也是當地居民更愿意去租房而不是買房的原因。

此外,一些國人認為美國土地都是私有,這也是誤解。其實美國土地私有率并不高。目前,聯邦政府擁有占美國國土面積30%的份額,而且這一比例逐年增加。再加上各州政府、縣政府和市鎮政府擁有的土地,私人土地的比例就更小了。

美國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制度,就是社區居民自治。比如你喜歡一個小區,光有錢還不行,還必須這個小區的居民同意,你才能搬進去(買房不需要鄰居同意,搬進去住才需要)。如果你干了什么壞事,比如嫖妓被抓,小區居民可以投票趕你滾蛋,你不走就讓警察(社區警察也是小區居民出錢養著的)拖你出去。而所謂的在你家地底下發現了石油也是你的,這樣的說法也是一種忽悠人的說法,一方面在這樣淺層難以有石油,更主要的就是即使有油,你要開采也必須要先征得鄰里的同意,尤其是政府道路主管部門的同意(開采淺層地下資源會造成道路地基下陷的,而且還有環境、地下水等等資源問題),因此這樣的所謂的所有權私有,實際上是口惠而實不至,連你想在自家院里打口水井,也必須先經過政府的批準和鄰居的同意才可以進行,全然不是一些人想當然的“在我自家的地上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做法。因此這種所謂的“所有權地下資源也歸私有”的說法,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只是一個名義化。

因此,在美國對于房屋和土地的所有權,事實上是要與公眾權利分享的,所有權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使用權是與社區公眾分享而不是你獨享而排他的。美國的社區公眾對于個人住房行使所有權的限制,是一種社會化權利對于私有權力的限制,如果不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對“私有制”的認識就難免偏頗。

此外不得不談的是美國高額的遺產稅,這個所得稅的比例非常高昂,甚至達到收入的一半!這個稅收實際上就是對每一個人進行一次“蓋棺定論”的所得稅清算。這也是美國有些富豪熱衷于“裸捐”的原因之一,因為這些吸收捐款的基金會是私有的,他們最希望的就是其他人也能夠捐贈到其基金會名下(這實際上也可視為一種社會財富的再分配手段),名義上是回饋社會,實際上是其子子孫孫擁有和管理這個基金會,在避稅的同時分得一杯羹。

事實上,對于美國的私有制度到底是個怎樣的私有,還有很多點、很多層面可以剖析,以上只是從普通人比較關注的房地產角度來談這個問題。這對于認清美國私有制的本質、厘清部分國人有關私有制的爭論,或會有所幫助。

我們在回顧與反思之余,中國各界有識之士應冷靜分析“私有化”之聲的來龍去脈,警惕敵對勢力利用人們希望得到財富的心理進行利誘,絕不能讓前蘇聯發生過的悲劇在中國重演。

【張捷,察網專欄學者,中信改革發展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政法大學客座教授。本文原載于“環球財經”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