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記者觀察】優先股是企業去杠桿與銀行去風險的兩全方案

中國經濟時報 2021-09-19 06:37:17

(資料圖片)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范思立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最新測算,發達經濟體的負債與GDP之比達到275%,而新興經濟體則為175%。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研究員金海年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中國全社會杠桿率總體呈上升態勢,其中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近年來增長較快,總體水平也是最高的,有掉入“債務陷阱”的風險。

  

  面對企業部門杠桿率過高的嚴重挑戰,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姚余棟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建議,在多渠道補充資本金的同時,利用優先股的獨特功能,將部分銀行貸款轉為優先股,及早降低資產負債率。

  

  企業部門債務不斷攀升

  

  根據國家審計署數據,截至2012年底,中國非金融企業債務在65萬億元左右,相當于GDP的125%,不但快速上升至歷史高位,而且與全球其他國家相比也處于較高水平。并且,我國企業融資成本相對較高,這意味著大約每年企業債務利息支出約為5萬億元左右,是非常沉重的負擔,嚴重擠占了企業的研究創新與發展的投入,對經濟增長動力造成了很大的制約。

  

  金海年表示,中國經濟需要繼續增長,如果采用發達國家常用的貨幣利率手段去杠桿,往往會對經濟增長造成較大的負面作用,因此中國需要在發展中去杠桿。他分析認為,總體包括三類:給予企業發展的時間和空間,企業收入和利潤增加了,債務負擔就相對減輕了,存量債務也自然減少了;通過增加股權融資比重、減少債券融資比重,改善資產負債表,增加資產項、減少負債項,從而實現去杠桿;適當延期或減輕利息負擔,為企業發展減負,為企業去杠桿擴大空間、延伸時間。

  

  金海年說,初步估計,企業部門(主要是國企)需要籌集10萬億元資本金,用以支持企業股本擴張。我們估算,保險資金和社保資金最多能形成3萬億元左右的股本,私募資金能有1萬億元。而剩下6萬億元的缺口靠國有利潤是不可能的。國有企業年利潤約2萬億元,不足以支撐這么大資本金的補充需求。財政收入現在更多用于民生和社會保障,拿不出大量資金做政府產業引導資金,沒有余力補充國有企業的資本。

  

  姚余棟說,6萬億元缺口可以分兩部分彌補,以“國退國進”方式地方國有資產變現3萬億元,剩余的缺口可以使用債轉股,即優先股來彌補。

  

  銀行應在企業去杠桿中發揮積極作用

  

  “在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階段,在轉換經濟增長動力、消化前期刺激政策副作用的階段,銀行可以在去杠桿的歷史階段中發揮積極的作用,不但在長期上有利于企業恢復增長的動力,而且在短期消除金融風險也可以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姚余棟表示。

  

  姚余棟建議,銀行要建立逆周期操作機制,對信貸企業客戶進行未來發展與轉型能力的分析判斷,一是可以適當延期或利息減免,讓企業發展,避免債務危機惡化導致經濟危機和發展危機;二是可以將不良資產進行隔離處置;三是將銀行信貸債務部分轉為優先股,這是更好的辦法。

  

  當信貸企業經營發生臨時性困難,如果在資金方面有所改善即可通過未來的發展償還債務時,銀行可以將持有的債權轉化為優先股,即可避免因銀行抽貸導致企業經營難以為繼,也可化解企業信用風險成為銀行壞賬。

  

  同時,通過將部分不良貸款和關注類貸款轉換為優先股,商業銀行將有更大空間向結構調整所支持的行業和領域增加信貸投放。

  

  初步估算,未來5年共需轉優先股2.5萬億元,每年在5000億元左右。從股票和債券市場的容量看,2015年1-4月股票籌資額已超過4000億元,債券發行近3萬億元。優先股發行對市場有一定影響,但沖擊在可控范圍內。

  

  不過,銀行入股實體企業,當然也有非常值得注意的方面。典型的教訓就是日本。日本的銀行廣泛地參股實體企業,甚至干涉企業的戰略和經營,一方面為防止違約而為僵尸企業輸血,另一方面交叉牽涉實體經濟,扭曲了市場競爭機制,傷害了企業創新的壓力和動力。

  

  金海年強調,銀行應該以優先股的方式,而不是普通股的方式處理其可以通過發展解決的臨時性債務危機,既可實現去杠桿,又可避免重蹈日本覆轍。

  



【中國經濟時報--中國經濟新聞網 http://www.cet.com.cn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