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美國商行投行業務發展的五個秘訣

央行觀察 2021-10-22 11:57:09

本文通過分析摩根大通、美銀美林、花旗銀行和富國銀行四家銀行的年報及其他相關資料,發現美國商行投行業務發展的五個秘訣,即客戶分層經營、行業專業化、重視研究能力建設、業務條線內外協同、專業化的風險管理機制,希望對我國商業銀行拓展投行業務有所啟示。


文 \?程偉波 招商銀行戰略發展部研究員 央觀智庫專欄作家 ,朱荃 招商銀行博士后



在全球資本市場中,美國商業銀行的投資銀行扮演著“領頭羊”的角色。根據Dealogic數據庫統計顯示(見表1),2016年,全球投資銀行業務收入共計705.12億美元,市場份額排名前十的金融機構投行業務收入為340.78億美元,占比達48.33%,其中,包括摩根大通(第一)、美銀美林(第三)、花旗銀行(第五)和富國銀行(第九)等四家美國商業銀行,占據前十的“半壁江山”(44.84%)以及全球五分之一(21.67%)的市場份額。因此,本文通過分析摩根大通、美銀美林、花旗銀行和富國銀行四家銀行的年報及其他相關資料,發現美國商行投行業務發展的五個秘訣,希望對我國商業銀行拓展投行業務有所啟示。



表1 美國商行投行在全球資本市場中占據重要地位(億美元,%)

?

注:數據來源于Dealogic數據庫,在這一數據口徑下,投行業務主要由并購咨詢、股票及債券承銷、銀團貸款四大業務板塊構成。


一、客戶分層經營


美國商行中,投行業務客戶分層經營是普遍的做法,摩根大通即是典型。為更好地實行客戶分層經營,摩根大通秉承“以一流方式開展一流業務”的核心經營理念,以富有遠見的全局視角服務客戶。2012年,摩根大通將組織架構調整為四大業務條線:消費者與社區銀行(CCB)、公司與投資銀行(CIB)、商業銀行(CB)、資產管理(AM),調整后的組織結構如圖6所示。在四大業務條線中,CIB、CB條線都包含投行業務:CIB下的投行業務服務于年收入在20億美元以上的大型客戶,提供的投行產品主要包括咨詢顧問、股權融資和債權融資服務;而CB下的投行業務則主要服務年收入在2000萬至5億美元之間的企業、政府、非贏利機構以及年收入在5億美元至20億美元之間且對投行業務有廣泛需求的中型客戶,通過咨詢、股權融資、銀團貸款等產品為客戶提供融資、資產負債表管理、風險管理等服務,同時也為CB客戶提供固定收益和股權市場產品服務。在實行客戶分層經營的同時,CIB與CB條線也一直緊密合作為中型企業提供差異化的投行服務。



圖1 ?2016年摩根大通組織架構


上述大型客戶和中小型客戶雙重并重的客戶定位系統即是所謂的“啞鈴戰略”。在大型企業獨占鰲頭的時代已成過去、中型企業和新興企業正逐漸成為資本市場的新寵的背景下,這一戰略是摩根大通2012年取得跳躍式增長并持續保持投行業務競爭優勢的重要法寶。近年來,摩根大通一手抓傳統的大客戶,一手抓新興行業中的新銳企業,積極拓展客群的規模和種類,并利用業務部門為前端客戶市場提供金融綜合服務。


二、行業專業化


(一)以行業為中心


不同行業的客戶存在差異化的金融需求。美國商業銀行在投行業務開展的過程中,搭建以行業為中心的客戶服務體系,以深入了解不同行業客戶的金融需求,開展針對性的專業化服務。例如,摩根大通一方面廣泛滿足消費品及零售、多元化產業、能源、金融機構及政府、基金融資、醫療保健、房地產、科技、媒體及電信等行業或領域的客戶金融服務需求;另一方面也會根據外部經營形勢(宏觀經濟、區域動態、行業發展等)的變化,動態制定和調整未來一段時期內要重點聚焦的行業和區域。根據摩根大通2016年年報,摩根大通后續將重點聚焦技術、媒體電信、醫療等行業以及德國、英國、中國等國家。又如,富國銀行圍繞公共財政、房地產、消費與零售、能源與電力、金融(資產管理、儲蓄銀行、保險、財務公司、交易所)、金融合伙機構(私募)、博彩、醫療衛生、工業、媒體與教育、技術、電信與基礎設施等領域,提供行業、戰略、資本市場的專業知識和咨詢建議。


(二)打造專家團隊


基于行業專業化,美國商業銀行開展投行業務,會建立以行業專家為核心的專家團隊,通過對各個行業的專業知識和對地區市場的敏銳度,使得銀行能夠在充分了解行業客戶金融需求的基礎上,為客戶提供專業創新的解決方案。例如,截止2016年底,摩根大通已建立15個重點行業團隊,持續跟蹤和服務上述重點行業和區域的9000多家重點客戶,專業團隊通過對重點行業進行縱深開發的同時,也對重點區域進行精耕細作?;ㄆ煦y行的公司和投行業務,也按行業和國家來打造專家團隊,目前已有20多個團隊,同時,在每個團隊中,設置了Strategic Coverage Officers和Corporate Bankers兩個專家崗位,前者聚焦并購收購、股權及相關融資方案,后者與資本市場專家合作向客戶提供公司銀行及融資服務。以花旗能源行業的并購與分拆團隊為例,該團隊位于德州的休斯頓,由超過20名的工程師、地球科學家、分析師和技術專家組成,專家團隊以豐富的行業經驗,為客戶在油藏工程、鉆井和完井、地質學、地球物理學、巖石物理學、美國及全球主要油氣盆地等領域提供戰略咨詢和支持,通過這種經驗和規模的結合,花旗為客戶提供完整的覆蓋范圍,以滿足他們所有的并購與分拆需求。同時,該團隊與公司銀行、資本市場團隊合作,為客戶提供全面的資本市場和咨詢服務,包括提供兼并收購、公允意見、公司貸款、債券發行和股票承銷等方面的建議。


三、重視研究能力建設


(一)支持項目甄別與合作


摩根大通在2015年年報中強調,在競爭日趨激烈的背景下,投行業務未來面臨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在可支配資源約束下的項目甄別和經營機會成本。而項目的有效甄別和篩選無疑離不開研究的支持,通過對行業和區域深入的研究,積累足夠的專業知識與經驗,可以有效支撐投行業務在資源約束的條件下,甄別和篩選出更為優質的項目。目前,摩根大通在中型企業的篩選和服務上,已形成一套價值和服務體系,并逐漸成為新的競爭優勢?;ㄆ煦y行的(Citi’s Financial Strategy and Solutions Group,FSG)研究團隊在與行業中最復雜的客戶建立合作關系發揮著核心作用,還會參與一些復雜交易的授權和執行。


(二)影響客戶思想與決策


花旗銀行的研究團隊致力于為全球客戶提供最優質的公司、行業、經濟和區域的洞見。其研究團隊秉持獨立和客觀的視角,開展股票和固收研究、經濟和市場分析、具體產品分析,以幫助客戶適應復雜的全球市場。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研究團隊是花旗的FSG團隊,該團隊是一個分析與量化的公司金融咨詢團隊,擔任花旗銀行在影響客戶全球趨勢方面的思想領導者,向全球范圍內的企業和金融機構客戶提供全面的建議,包括估值、資本結構、信用評級、風險管理、責任管理、股票發行以及收購和融資策略等。更為重要的是,花旗銀行可以通過投資組合策略、債券市場綜述、美國經濟周刊、國際市場綜述、全球經濟展望與戰略、全球股權策略等領域的研究報告,來影響客戶的思想以及對全球趨勢的判斷。


(三)提供洞見性的咨詢建議


美國各商業銀行都非常重視研究能力在咨詢顧問服務中的作用。例如,摩根大通的研究團隊針對資本結構、市場和具體行業,制定和發布各種廣受歡迎和傳播的報告。富國銀行投資銀行部門有超過250名的研究人員,一直致力于以無與倫比的研究能力滿足客戶需求,并通過行業會議、出版報告、學術論壇、投資者策略會等方式,向客戶提供咨詢建議。美銀美林銀行在2016年年報中指出:“我們認識到我們的客戶對自己的業務有著很深入的了解,我們的任務是補充他們的見解,并為他們提供在融資、重組以及交易等資本市場領域擁有最為專業知識的聰明頭腦。業務開展過程中,在明晰客戶需求重點的前提下,我們的專家使用定量市場研究、數據科學和統計建??梢詾榭蛻魩韺ο嚓P投資決策更為深入的理解,我們的目標是基于相關事實證據和連接各部門、地區和資產類別的結構化框架為客戶提供有洞見的建議。此外,我們也注重與世界各地的有識之士分享有關宏觀經濟趨勢、市場動向、行業及公司發展的觀點,我們的經濟學家、分析師、戰略家和產品經理團隊共同為我們客戶提供既有廣度、深度,又有原創性的相關投資思考?!?/p>


(四)定制化的解決方案


研究能力的建設有助于提供量身定制的全面一體化解決方案,以滿足日益復雜的客戶需求。例如,在并購顧問服務中,摩根大通銀行提供的定制化解決方案正是依托了深入的行業專業知識和敏銳的地區市場觸覺,通過對行業板塊和市場動態的深入了解,以長遠眼光來評估客戶的業務前景,并充分考慮并購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同時,依托研究團隊,可以在擅長的所有領域向客戶提供全方位服務,包括涵蓋戰略周期各個階段的完整的并購顧問解決方案。


四、業務條線內外協同


一方面,通過投行業務條線內部協同,為客戶提供一攬子的金融綜合服務解決方案。摩根大通2016年重點發展戰略有一條:通過融合不同的產品團隊,優化服務客戶的資源和能力。在業務開展過程中,摩根大通強調行業專家、分析師、客戶經理要與產品專家之間,以及資本市場團隊、并購團隊、研究團隊之間的密切合作。另一方面,鼓勵業務條線之間的協同,強調綜合收益的派生和增加。例如,摩根大通CIB和CB業務條線不僅一直合作向中型企業提供投行業務,也與私人銀行部門合作開展投行業務?;ㄆ煦y行則更進一步,不僅強調通過投行業務的開展帶動私人銀行條線的發展,還強調私人銀行條線與CIB交叉合作,為私人銀行客戶的公司提供投行服務。此外,花旗銀行的20多個專業團隊,許多也是由投行部和交易銷售部組成,從而能向客戶提供固定收益及股權市場的各類產品。


五、專業化的風險管理機制


全球范圍內,花旗銀行一直是風險管理的典范?;ㄆ煦y行的風險管理架構由集團首席風險官(CRO)領銜,并由業務風險主管(BCRO)、區域風險主管(RCRO)和產品風險官(PCRO)等構成(圖7)。其中,業務風險主管對相應業務條線的風險決策負責,其權限包括設置風險上限、核準業務交易等;區域風險主管對轄區內的風險問題負責。處于基層的產品風險官則對具體產品領域的風險問題負直接責任,這些產品主要是對集團有著特殊重要性的產品,如與房地產、結構市場相關的金融產品,以及基礎信貸產品等。對于首席風險官、業務風險主管和區域風險主管而言,產品風險官提供了風險信息的來源,尤其是對業務和區域風險主管的日常風險及業務流程管理起到了重要輔助作用。這樣,通過風險官有序分工、相互分離,花旗風險管理流程的各個環節既相互聯系又各自獨立,特別是產品首席風險官深入到業務一線,保證了整個風險管理流程有序、高效運行。

?


圖2:花旗銀行投行業務風險管理架構


對于投行業務而言,這種專業化設置是很有必要性的。以信貸資產證券化業務為例,在信用風險環節,包括了債務人信用風險(違約風險、早償風險等)、發起人信用風險(欺詐風險等)和第三方信用風險(受托代理人風險、服務商風險和信用增級機構風險等);在市場風險環節,包括了證券化產品流動性不足的風險、利率變動的風險;在操作風險環節,則包括了資產重組風險、破產隔離風險和產品定價風險等。此外,信貸資產證券化業務還可能涉及經濟和政治風險、法律風險等。面對如此復雜多變的風險隱患,風險官在配置上顯然也應更專業化。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