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商業銀行“開源節流”優化資本管理

金同匯 2021-10-30 16:48:16

近日,中國銀監會、中國人民銀行、中國證監會、中國保監會和國家外匯局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支持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支持銀行補充資本工具創新。同日,農業銀行公告稱,擬以非公開發行方式發行不超過274.73億股A股,募集資金不超過人民幣1000億元(含),扣除相關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補充該行核心一級資本。監管部門與金融機構的“心有靈犀”引發市場關注。

  事實上,不難發現,監管部門近期接連發文鼓勵銀行補充資本。那么,監管層在此時點鼓勵商業銀行“補血”的政策意圖何在?目前我國銀行資本補充工具主要有哪些,未來的創新方向會在哪里?銀行優化資本管理的關鍵又是什么?

  適度放開資本補充渠道

  近期,監管部門接連下發文件鼓勵銀行補充資本。2月27日,央行就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資本補充債券發布2018年公告第3號,打開了新型資本補充工具的閘門。隨后,銀監會印發《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下調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紅線”。業內人士認為,下調撥備要求,除了加速銀行不良處置以外,釋放凈資本以支持實體經濟也是重要的政策意圖。

  受訪的多位專家表示,監管層在此時點鼓勵銀行補充資本出于多方面的原因。其中,最值得關注的,一是短期來看,對影子銀行監管的強化導致銀行資本補充壓力增大;二是長期來看,按照《巴塞爾協議III》的要求,監管標準每年的逐步提升,也形成了銀行資本補充壓力較大的現實。

  “影子銀行存在的目的即是繞開資本監管。而根據目前實質重于形式的監管要求,表外融資作為社融的一部分將出現下降,如果銀行表內貸款不能夠有效‘承接’的話,就會出現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下降的可能性?!?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中心主任曾剛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認為,為了維持銀行信貸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能力,適度放開或探索資本補充渠道、進行補充資本工具創新是十分必要的。

  實際上,當前銀行業亂象最突出的三大領域——同業、理財和表外業務的治亂象效果顯著,同業資產和負債大幅下降,2018年1月份理財同比只增長了1%,表外業務開始收縮。專家表示,在金融亂象得到遏制的同時,也不能忽視銀行資本壓力的凸顯。

  此外,根據銀監會資本新規過渡期安排,到2018年年底,按照《巴塞爾協議III》的要求,系統性重要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及資本充足率要分別達到8.5%、9.5%和11.5%,非系統性重要銀行則要分別達到7.5%、8.5%和10.5%?!耙簿褪钦f,即便不考慮影子銀行轉表所帶來的壓力,監管標準逐年提高也使得銀行資本補充壓力加大?!痹鴦傉f。

  資本補充工具將擴容

  根據相關規定,IPO、定增、轉股后的可轉債均可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優先股可用于補充其他一級資本,二級資本債可用于補充二級資本。值得關注的是,就補充核心一級資本而言,IPO和可轉債是目前最受銀行青睞的兩個資本補充工具。

  實際上,不少商業銀行自去年便開始進入了“補血賽場”。數據顯示,2017年,有5家商業銀行計劃或完成可轉債發行,規模達1650億元。而在過去的10年間,僅有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民生銀行發行過可轉債,合計850億元。

  今年2月2日晚間,江蘇銀行公告稱擬公開發行可轉債,募資總額不超過200億元;3月5日,證監會網站披露,發審委召開吳江銀行25億元可轉債發行審核工作會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5日,商業銀行中待發的可轉債規模高達1885億元,包括平安銀行、江蘇銀行、中信銀行等6家銀行。

  而一些城商行也在扎堆沖刺IPO。根據證監會最新披露的信息,截至目前,滬深兩市共有16家銀行處于A股IPO正常排隊名單之中,處于“預先披露更新”狀態的排隊銀行數量達9家,5家處于“已反饋”階段,兩家處于“已受理”狀態。

  商業銀行對資本補充的渴求與監管層選擇此時鼓勵銀行補充資本達成了默契,而實則也是我國銀行業資本補充渠道亟待完善的現實需要。

  “目前來看,我國銀行業資本補充工具比較簡單,特別是非核心一級資本和二級資本工具,主要是優先股和二級資本債??赊D債在沒有轉股之前還不能計入資本,只能算是個或有資本補充工具。所以,我國資本補充工具類型相對于國際上其他銀行來講是比較少的,有進一步拓展的必要?!痹鴦倧娬{。

  業內普遍認為,《意見》出臺后,銀行資本補充工具箱將擴容,資本工具發行量也會相應增長,同時資本工具的投資主體未來也會進一步擴展。

  提高資本使用效率

  《意見》指出,“監管部門將從拓寬資本工具發行渠道、增加資本工具種類、擴大投資主體范圍以及改進資本工具發行審批四個方面支持商業銀行探索資本工具創新”。那么,未來銀行將會有哪些資本工具創新值得關注?

  “主要的創新可能還是集中在二級資本債?!痹鴦偙硎?,對于銀行核心一級資本的補充,主要集中于定增、再融資、IPO等方式,創新空間不大。未來,主要的創新空間還是結合了股和債一定特點的混合資本債券方面以及其他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發揮和股本一樣的吸收風險作用的金融工具。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探索新的資本補充工具“開源”以外,“節流”在銀行資本管理方面也同樣重要。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認為,銀行應轉變盈利模式,注重輕資本業務的發展,發展現金管理、資產托管、財富管理、財務顧問、代理保險、代理債券等中間收入業務,提高非息收入占比,減少資本消耗。

  此外,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將業務重點轉向個人零售或者小微企業貸款,也能達到資本“節流”的效果。原因在于,零售業務的資產在銀行表內風險加權資產的占比更低,例如,符合標準的小微企業債權占表內信用風險加權資產的75%,個人住房抵押貸款占表內信用風險加權資產的50%,而一般企業債權占表內信用風險加權資產達100%。

  對于銀行如何進一步優化資本管理,曾剛認為,一是要建立持續的、多元化的資本補充機制,銀行的可持續發展要充分考慮資本的支撐能力;二是要提高資本使用效率。

  資本補充是有成本的,隨著穿透式監管的推進,到底是要籌集更多資本來擴張規模還是提高現有資本使用效率,銀行需要思考。資本管理理念也將逐步實現從注重規模到更加注重質量和效率的轉化。

【金同匯】

? ? ??全國金融同業精英的聚集地,提供咨詢研討、信息發布交流、沙龍聯誼、愛心公益等活動的組織,旨在通過專業化、標準化的服務,為銀行、證券、基金、信托等精英人士提供管理、創新、技術等對話與交流的平臺。促進業內動態的交流探討,實現“合作共贏、成果共享”的愿景目標!

文章來源于網絡,只用于學習和交流,我們尊重作者的權利,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刪除。

投稿、爆料、合作、談人生、聊理想,歡迎聯系我

郵箱:184284118@qq.com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