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金融分析聯盟

六家上市農商行2016年財務分析報告

農村金融 2021-10-09 08:33:36

截至2016年,全國共有1055家農商行,其中已經上市的有7家,按上市時間先后順序排列,分別是重慶農村商業銀行、江陰農村商業銀行(江陰銀行)、無錫農村商業銀行(無錫銀行)、常熟農村商業銀行(常熟銀行)、吳江農村商業銀行(吳江銀行)、九臺農村商業銀行(九臺銀行)、張家港農村商業銀行(張家港銀行)。由于后6家上市農商行的經營規模與重慶農商行差距較大,因此本文僅以后6家農商行的2016年年報為依據,分析其經營狀況。

1.基本情況

6家上市農商行于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期間分別上市,其中無錫銀行、常熟銀行、吳江銀行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江陰銀行、張家港銀行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九臺銀行在香港聯交所上市。根據2016年統計資料顯示[1],6家上市農商行資產規模在全國1055家農商行中排名在36名以內(詳見圖表1)。

(圖表1)

2.經營數據分析

2.1經營規模數據分析

2.1.1資產總量分析

截至2016年底,全國1055家農商行資產總規模為20.2萬億元,占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232.3萬億元總資產的8.7%[2],與中國建設銀行的20.96萬億元資產規模接近,成為“第六大行”。2016年6家上市農商行資產規模與2015年同期比較均有增長,尤其是九臺銀行增長幅度達34.88%,已經成為東北地區資產規模最大、網點覆蓋范圍最廣的農商行;2016年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同比增長速度為15.8%,其余5家上市農商行增長速度未達到行業平均水平(詳見圖表2)。

(圖表2)

2.1.2存貸款業務分析

存貸款總量和增量分析。盡管6家上市農商行的經營范圍逐步擴張,資產負債業務走向多元化,但從2016年年報數據分析,傳統的存貸款業務仍然是其主流業務,占資產負債業務比重較高,尤其是客戶存款占負債業務的比重較大;而且存貸款業務量比2015年均有增加,九臺銀行貸款增長29.68%、存款增長36.55%(詳見圖表3,圖表4)。

農商行存貸款業務在資產負債業務占比較高,一方面是受制于牌照限制,有些業務暫時不具備經營資質;另一方面是由客戶需求決定的。當地中小微企業和個人是農商行的主要客戶群體,他們所需要的金融服務比較單一,大多數以傳統的存貸款和結算業務為主。

(圖表3)

(圖表4)

存貸款市場份額分析。農商行具有在當地網點眾多、遍及城鄉、渠道優勢突出、個人客戶資源雄厚的經營特色,可以通過對企業、個人客戶群體的深度服務,贏得市場。雖然面臨其他銀行的競爭,但短期內農商行的傳統優勢仍將繼續保持。

2.2經營業績數據分析

2.2.1經營業績總量分析

6家上市農商行2016年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基本每股收益,除江陰銀行外都比2015年有所增長,尤其是九臺銀行增長幅度巨大(詳見圖表5)。

(圖表5)

2.2.2營業收入結構分析

6家上市農商行2016年的營業收入均以利息凈收入為主,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等非利息收入占比,與國內大中型銀行相比差距很大,2016年國內大中型銀行的非利息收入占營業收入的20%以上(詳見圖表6)。

(圖表6)

3.財務指標分析

3.1經營安全性指標分析

3.1.1資本充足程度分析

對于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3項指標,銀監會監管標準值分別為10.5%、8.5%、7.5%,2016年全國商業銀行的平均值分別是13.12%、10.49%、10.49%。6家上市農商行的3項指標均達到監管要求;除無錫銀行外,其余5家都超過了行業平均水平;無錫、張家港、九臺3家銀行2016年的3項指標均低于2015年(詳見圖表7)。

(圖表7)

3.1.2貸款集中程度分析

反映貸款集中程度的3項指標:單一客戶貸款比例、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例、單一最大集團客戶授信比例,其監管標準值分別為10%、50%、15%;2016年行業平均水平分別是6.54%、40.12%、(空缺)[3]。6家上市農商行2015年、2016年的3項指標均符合監管要求,也比行業平均值低,說明其貸款集中度低,信用風險分散(詳見圖表8)。


(圖表8)

3.1.3不良貸款率及貸款撥備比例分析

不良貸款率的監管要求是控制在5%以內。2016年全國商業銀行的貸款不良率平均為1.74%,其中農商行整體為2.49%,遠高于同行業。6家上市農商行的不良貸款率均符合監管標準,且低于農商行整體不良貸款率。從不良貸款率的變化來看,常熟、吳江、九臺3家銀行已較2016年初有所下降,江陰、無錫兩家銀行則還在上升。

農商行不良貸款率高于其他類型銀行的主要原因:一是隨著經濟產業調整,過去幾年我國經歷了一輪不良資產暴露期;二是農商行信貸投向的中小微企業是產生不良貸款比較集中的領域;三是農商行還有部分歷史包袱尚待消化。

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比例的監管要求分別是150%、2.5%,2016年全國商業銀行平均水平分別為214.35%、2.74%。6家上市農商行近兩年的這兩項指標均達到監管標準。2016年6家上市農商行的貸款撥備比例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常熟銀行的撥備覆蓋率超過行業平均水平,為自身抵補風險打下了良好基礎。(詳見圖表9)。

(圖表9)

3.2經營盈利性指標分析

3.2.1盈利能力指標分析

2016年全國上市商業銀行的資產利潤率為1.04%,資本利潤率為14.24%,處于國際同業較好水平。2016年6家上市農商行除九臺銀行外,兩項指標都低于全國行業平均水平;2016年全國商業銀行的凈息差為2.22%,除無錫銀行外,其余5家上市農商行的這項指標都高于全國行業平均水平,表明其在客戶存款和貸款定價上具有優勢(詳見圖表10)。

(圖表10)

3.2.2盈利增速分析

2016年全國上市商業銀行各類經營因素對利潤增速的影響如圖表11[4]:

(圖表11)

上述數據證明以下幾點:

一是盈利增速均以資產規模增長貢獻為主。其中城商行資產規模增速高達23%,主要是因為其基數低,同時業務牌照較為齊全,以及可在異地開設分支機構。農商行資產規模增速為13%,同步于全行業。

二是凈息差均是負貢獻即起減少作用。其他類別銀行的凈息差貢獻指標均超過-15%,但農商行僅為-7%,表明農商行在客戶存款和貸款定價上具有絕對優勢。

三是農商行非息收入增長對盈利增速僅貢獻1%,與全行業平均貢獻6%相差較遠。

四是對比成本貢獻指標,全行業為4%,股份行、城商行為6%,農商行僅為2%,主要是與其規模小、經營成本高有關。

五是全行業撥備對盈利增速的貢獻為-5%,國有行為-2%,農商行為-8%,表明農商行撥備比較充足。

綜上所述,如果區域經濟不出現顯著復蘇,農商行未來的盈利增速有可能繼續保持低速,大致同步或略超于行業平均水平。

3.2.3上市農商行杜邦分析

(1)商業銀行杜邦分析原理如圖表(12)

(圖表12)

(2)杜邦分析實例分析?,F以《國泰君安證券研究》統計的2016年全國各類上市銀行資本利潤率形成因素為例(詳見圖表13),分析上市農商行盈利的特征和瓶頸。

(圖表13)

對以上數據分析如下:

農商行“利息凈收入/平均資產”指標較為突出,達到2.55%,大幅超過全行業和其他類別銀行,主要原因是農商行在當地的存貸款客戶較優異,存款成本較低,而貸款定價能力較高;“傭金收入/平均資產”指標僅0.14%,遠低于行業平均水平,拖累了“營業收入/平均資產”指標;“管理費用/平均資產”指標高達1.02%,比全行業高出21個百分點,扣除費用后“撥備前利潤/平均資產”指標僅為1.79%,低于行業平均水平12個百分點;“資產減值損失/平均資產”指標為0.84%,高于全行業,也高于城商行、國有行,農商行資產質量的壓力只低于股份行;資產利潤率(ROA)為0.81%,在行業中最低;權益乘數為12.37倍,主要是由于農商行的業務、經營區域相對單一,制約了資產規模的擴張,與行業平均水平相差1.36倍;資本利潤率(ROE)為10.06%,在全行業中最低,與行業平均水平相差4.18個百分點。

4.結語

盡管農商行的經營存在較大的區域性影響,不同地區的農商行各有其經營特點,難以統一標準要求,但上述6家上市農商行表現出的特征、優勢、瓶頸及相應對策,與其他農商行存在共性,值得全國農商行借鑒。

(1)6家上市農商行的資產規模增長速度高于其他農商行,也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但由于其資產基數小,增長絕對量與中大型商業銀行相差較大;因其經營范圍相對集中和產品品種相對單一,資產規模的擴張,尤其是異地擴張存在一定難度;但最近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大力發展中小金融機構”的精神,無疑給農商行,尤其是上市農商行帶來新的發展機會。

(2)6家上市農商行的業務以存貸款為主,而且在當地市場份額排名靠前,具有本土競爭優勢;同時,由于存貸款業務大多數集中在當地,集中于制造、批發和零售等少數行業,業務的發展受區域經濟和產業政策的影響較大。

(3)6家上市農商行的營業收入以利息凈收入為主,而且凈息差高于行業平均水平,說明其存貸款議價能力較強,但除利息凈收入外,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其他收入比重遠小于中大型商業銀行,限制了收入來源;同時,由于其管理成本與收入的比例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嚴重影響了自身財務績效。

(4)2016年6家上市農商行的資產利潤率在行業中最低,主要影響因素有:業務規模小、收入來源單一、經營成本高、因資產質量低而提取的減值準備多;同時,由于權益乘數小于行業平均水平,造成資本利潤率也為行業中最低。

(5)6家上市農商行的資本充足程度、貸款客戶集中程度、不良貸款率及貸款撥備比例均達到了銀監會的監管要求,但不良貸款率明顯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壓降不良貸款率是擺在農商行面前的重要任務之一;同時,貸款撥備比例也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一方面說明其資產質量存憂,另一方面說明其抵補風險的準備是充分的。()

數據來源說明:

[1]《1055家農商行資產規模大排名》

[2] 中國銀監會

[3]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4]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作者系北京農信合研究所副所長?夏漢平

關注農村金融?請掃描下面的二維碼,或者在您“添加朋友”欄搜索公眾號農村金融?或微信號chinajrb

版權說明

  感謝您關注國家農業部主管、《農民日報》社主辦的《中國農村信用合作報》官方微信“農村金融”!與您分享原創信息?是我們的完美追求,轉載請注明來源“農村金融/中國農信網”。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臺灣金融分析聯盟@2017